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善政还需善治

安徽日报评论部   

2019-02-12 16:23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通报,由于各地严格落实烟花爆竹禁放限放措施,今年春节期间城市空气质量同比普遍好转。从近5年除夕至初一期间全国城市空气质量变化情况来看,2019年338个城市PM2.5最大小时平均浓度较去年同期下降14.2%,较前3年平均下降31.9%;峰值污染期间全国重污染城市数量较去年春节减少12个,较前3年平均减少了53个。

       新时代要有新年味。少了刺鼻的硝烟味,多了清爽的好空气,安静祥和取代了鞭炮喧闹,整洁清新取代了满地纸屑,禁限放政策取得很大成效,也给其它移风易俗事项提供了有益借鉴。风俗并非不可移易,但如何移易并不简单。现实中,一些地方移风易俗的初衷虽好,却在实施中急于求成,违背了规律,结果好心没办成好事,好事没结出好果,好政策难以落地生根。比如有些地方规定公务员禁放烟花爆竹,遭到可行性质疑,还有地方规定复婚不准操办酒席,被认为不合法律、不近人情。不妨由烟花爆竹禁放限放政策衍生开来,探讨如何更好地推动移风易俗。

      顺应民意,因势利导。空气质量关乎每个人的健康,“呼吸之痛”是民众的共同之痛。笔者的老家并非“禁放令”所在地区,但从去年春节开始,家中老人主动提出不放鞭炮,一来减少安全隐患,二来老人们年纪大了,更喜欢干净、安静、祥和的春节。其实,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禁限放政策之所以效果较好,说明越来越看重空气质量的当下,很多人也想做出改变过个“清爽年”。由此可见,移风易俗的前提是符合社会基本预期、回应民众关切、凝聚民众共识。政策的制定只有广泛征求意见,充分考虑民众诉求,才能最大限度地落到实处、发挥作用。顺应民意的同时因势利导,上行下效,促进社会自身培育纠错机制和向善自觉,可能比行政命令一味管控效果更好。

       循序渐进,因地制宜。禁限放烟花爆竹是值得提倡的好事,但也是革故鼎新、破旧立新的难事,毕竟要改变的是延续多年的习俗,要扭转的是人们根深蒂固的陈旧观念。上世纪90年代起,一些城市将城区设为禁放区,但由于政策“一刀切”以及提倡引导力度不够,并未得到太多人支持,公众与监管部门时常“捉迷藏”,以致2005年前后,全国一百多个城市撤销了“禁放令”。之后,各地根据自身实际,因地制宜,因时而变,稳步推进,在“禁”与“放”之间努力寻求最佳解决办法。一些地方“禁放”,一些地方有组织地“限放”,一些地方经过一段时间的正确引导之后由“限放”升级为“禁放”,事实证明,渐进式的治理路径收到了良好成效。风俗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之事;风俗的改变,也很难一蹴而就。急功近利的“一刀切”或“运动式”强推,短时来看或许奏效,但容易导致公众反感抵触,反而失败告终。只有审慎治理,摆正了姿态、找准了节奏、掌握了尺度、划清了边界,政府、社会与公众才能各安其位,在相互促进中逐步改变。

       情理结合,因法而治。禁限放政策的成效,一方面归功于多渠道、全方位宣传引导,不断提高民众的禁放意识和群体效应,让公众主动参与;另一方面因为从国家到地方出台相关政策,监管部门严格规范执法,以奖励公众举报、提高违规成本等措施确保了禁限放落地。移风易俗正是要将各种力量结合起来,情感上给予理解,道理上解释清楚,同时注重“法”的力量。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在实践中不断健全完善制度,更要在行动中不断检验校正,只有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标尺来丈量推进,才能让规则得以遵守,政策落地生根。

      善政还需善治,才能形成治理与践行的良性循环。推进移风易俗,要不断凝聚共识,正确处理破除陈规陋习与尊重民间传统习俗之间的关系。人人都做移风易俗、良风善俗的倡导者、实践者,就能构建起更加文明和谐清新的社会环境。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