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农民工就业微调查,往外走去哪儿?留下来干啥?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9-02-12 14:47

94384_500x500

“年初六,往外走。”过完春节,很多人又开始告别家乡父老,踏上返程之路奔赴工作岗位。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春节假期只有几天,短暂的团聚之后又是长长的离别,这句歌词道出了人们的纠结与无奈。

“往外走”,去哪儿?对不少人来说也是一个困难选择。麻辣哥在网上搜了一下,从前几年开始就有不少类似的文章:《合肥,过完年我就不回来了!》《过完年,我就不回杭州了!》《再见北京!过完年我就不回来了》。

最新统计显示,我国2.88亿农民工中,外出务工1.73亿人。城市为他们提供了就业机会,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建设城市、服务百姓。1.73亿人的庞大群体,肯定有走的也有留的,每个人根据自身情况做出选择很正常。特别是像北京这样的超大城市,未来的方向是“减量”发展,对外疏解的任务很重,留下来就更不容易。

大家关心的是,那些“过完年不回来”的兄弟姐妹,你们去了哪里?你们在家乡还好吗?

就在春节前后,吉林、湖北、山东、四川等多个省份纷纷出台政策措施,鼓励和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其中,四川省政府出台促进返乡创业22条措施,明确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经依法登记注册的可按规定享受小微企业扶持政策,并实施16条措施,为农民工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务。

 河南作为农民工大省,农村劳动力省外输出人数达1196万人。全省设立了“农民工返乡创业投资基金”,省级母基金设计总规模100亿元,首期50亿元资金已到位。同时,财政加大对返乡创业人员的支持力度,给予培训补贴、房租水电物业等补贴。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家乡的挽留也情真意切。前段时间,麻辣哥对五省市农民工就业情况进行了调查,一个突出的感觉是,农民工的就业门路更宽了!无论“往外走”还“留下来”,农民工同样可以干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新动能孕育新岗位,城市仍是农民工就业的“蓄水池”

“工地上一天搬8000块砖,还不如现在一天送外卖挣得多。”顶着6级寒风,到约定的肯德基店刚坐下,吕建波使劲搓了搓手。这双手,虽然结束了在内蒙古、重庆、北京建筑工地上的多年“历练”,依然粗黑。接受完采访,从早9点到晚9点,接单、送单,吕建波骑着电动车顶风穿梭在北京的街头巷尾……

 “年底加班的多,外卖单子也多,我上个月挣了9000多元。工作稳定,收入又高,老家的小伙伴都很羡慕。”虽然辛苦,但对目前的这份工作,吕建波的满意溢于言表。过完年,他准备叫上几个老乡,来北京一起送外卖。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动能日益强劲,为城市提供了大量岗位,也成为吸纳农民工就业的重要渠道。比如,日以千万计的外卖订单背后,是广大外卖骑手顶风冒雨日夜穿梭的身影。美团研究院发布的就业报告显示,2018年共有270多万骑手在美团外卖获得收入,其中77%来自农村,80后、90后居多。

   不仅仅是外卖快递行业,很多朝阳产业成为农民工就业的新选择。

“育儿、护老、家政等服务业,满足市民美好生活新需求,都是朝阳产业。”“云家政”创始人薛帅认为,打通市民需求痛点的新工种不断出现,都可为农民工提供大量就业机会。

以家政服务业为例,目前全国从业人员2000多万人,而有需求的家庭超过7000多万户。按照每位家政人员每天服务2—3户家庭算,目前家政市场的用工缺口达1000万到3000万人。这个缺口,主要靠女性农民工来填补。

“活多,工作比较稳定,吃住、收入都还可以。一般我带的孩子从40多天接手,一直带到3周岁上幼儿园。” 毛玉贞是北京冀喜婴家政服务公司的资深育儿嫂,她对这份工作感到满意。在北京,育儿嫂每月收入基本上是大几千元,资深员工甚至可以拿到上万元。

“现在的家长对育儿可讲究了:冲泡奶粉要用量杯,饭菜要注意营养均衡,还要带着孩子做益智游戏。这就逼着我不断学习,跟上要求。” 53岁的毛玉贞,光育儿保健操就会七八套,谈起科学育儿更是头头是道。

返乡创业就业迎来新机遇,乡村振兴打造更多“新饭碗”

在农村,创业就业环境也越来越好。乡村振兴战略增强了农村对生产要素的吸引力,也给农民工就近务工、返乡创业带来了大量新机遇。记者走访发现,在中西部很多农村,产业发展带来了大量创业就业机会。

在河南省光山县,一片羽绒带动15万人创业就业。县里出台政策,创建羽绒服装创业园和羽绒企业创业中心,小微企业免费入驻,吸引农民家门口就业。孙铁铺镇江湾村的谢玉梅,在村里的巧媳妇制衣厂上班,一月能挣4000多元,还不耽误照顾家里。一片羽绒,带动了全县15万人创业就业。

在四川省通江县,一朵银耳引发全村创业潮。诺水河镇梓潼村的山上,不时见到农民工忙着砍青冈树,晾晒青冈木段,为开春后培植银耳做准备。“这3年,村里外出务工人数从900多人下降到400多人,很多农民工返乡发展起了银耳产业。”村支书陈明均介绍,银耳一直是村里的主导产业,可山大沟深,路险难走,长期以来银耳卖不上价。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路通网通,四川裕德源生态农业科技公司董事长陈彬嗅到了商机,返乡建起了基地和加工车间,把银耳做出了“花”:研发出以银耳为原料的面膜,带动产地收购价提升至600元/公斤,银耳终于卖上了“银价”。

在江西省宁都县,一盏孔明灯点亮乡村文化产业。田头镇边斜村成了富裕村,孔明灯生产被分解成多个简单易学、方便操作的工序,大量富余劳动力家门口就有了活计。返乡农民工刘鹏飞一人创业,带动千人就业,将孔明灯“放飞”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返乡创业人员带着农民干,做给农民看,帮助农民赚,取得了双赢、多赢的效果。”农业农村部新闻发言人广德福给出一组数据:目前全国返乡下乡创业创新人员达780万人,其中农民工540万人,他们创办的经济实体带动农户经营收入平均增加67%。

农民工要提高自身素质,用工单位也要创造更好条件

城镇化与乡村振兴两翼齐飞,城乡就业机会更多了。如何才能让农民抓住这些机遇,这既关乎农民的“钱袋子”,也关乎城市和乡村的发展质量。

农民工要实现高质量就业,必须提高自身素质。在四川省南部县汽车汽配产业园,生产厂房焊接区里焊花飞舞,5台机器人正对着零配件摆臂切割。车间操作工人王建军每天的工作,就是根据焊接线路和形状要求编程,让机器人按指令工作。正在“监督”机器人工作的王建军说:“这家伙工作效率是人工的3倍,且稳定性高、成型效果好。现在若没有一技之长,在我们这里很难找到工作了。”

深圳市全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张全收说:“第一代农民工背起铺盖卷,拿着瓦刀,就能在深圳工地上找到活干。如今,需求在变化,产业在升级,就业机会仍然很多,但这种机会是更高层次的机会,也对农民工提出更高层次的新要求。”

采访中,不少企业反映存在一定程度的招工难,特别担心春节过后招不到人。这也对用工单位提出新要求,仅仅提高福利待遇还不够,在管理层面上,还要加强人文关怀和对员工尊严的维护。

“人才是企业发展的第一资源,农民工也是宝贵的人才资源。” 中建二局一公司董事会秘书陈永红介绍,公司不但想方设法提升农民工的福利待遇——住的彩钢房里装有空调、暖气,喝的是纯净水,条件跟管理人员一样;公司还加大培训力度,通过技术能手传帮带,帮助农民工升级技能;加强工会建设,不断完善工资协商模式,增强农民工话语权。正因为如此,人员流失现象越来越少,目前公司在场劳务工人达2.7万余人。

“我们已经告别了短缺经济。新生代农民工,对职业舒适度、愉悦度有了更高的要求。企业只有顺势而为,才能拴心留人。” 河南省潢川县双柳树镇驻郑州农民工党支部书记黄久生表示。

新形势下,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就业也在“转型升级”,这就倒逼城市必须不断提升管理水平,倒逼农民工必须不断提升自身竞争力,努力端上端牢含金量更高的饭碗。“两股力量形成合力,就必然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力。”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祖辉说。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