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缺人才、 缺医保、 缺资金!民营医院还需“扶一把”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健康37°C工作室   

2019-01-17 21:49

公立医院人满为患,民营医院门可罗雀。同样是医院,差距为啥这么大?目前,我国民营医院已达1.8万家,而公立医院为1.2万家。尽管民营医院数量不少,但实力远远不如公立医院。民营医院为何“长不大”?还有哪些“成长中的烦恼”?日前,健康君走进多家民营医院,倾听他们的心声。

WechatIMG2 

缺人才:中青年骨干医师匮乏

 不久前,1岁的南京宝宝丽丽与死神擦肩而过。丽丽患的是脑动静脉瘘,临床上容易破裂引发脑出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年龄小,病情重,手术难度大,多家医院都束手无策,最后来到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一次脑室穿刺外引流抢救,两次栓塞介入手术,丽丽终于转危为安。术后各项生命体征平稳,歪了许久的脖子直了起来。这两次手术是介入手术中难度最高、最为复杂的手术之一。

“做这样的手术像在刀尖上跳舞,让人心惊肉跳,手术难度是最高级——四级,我们有80%的手术是四级手术。选择如此高难度高风险的手术是被逼出来的,也是因为有一支高水平的专家队伍。” 三博脑科医院院长闫长祥说。

三博脑科医院是2004年创建的一家民营神经外科专科医院,创办者来自北京天坛医院的神经外科专栾国明、于春江、石祥恩和投资人张阳。当年博士毕业的闫长祥义无反顾地加入,让不少人为他捏着一把汗,甚至说他去民营医院是“自毁前程”。

闫长祥这几年发展是顺风顺水,2005年成为硕导,2005年晋升正高,2012年评上博导。三博脑科医院成为人才成长的大平台。医院目前共有116名医生,其中主任医师29名,副主任医师20名。 

三博脑科医院完整的人才体系,得益于它是首都医科大学的直属医院,医疗、教学、科研统一纳入首都医科大学体系,享受政策上的便利,形成了以教促医、以研助教、教医相长的良性循环,人才梯队培养完备,人才储备雄厚,破解了民办医疗机构人才队伍匮乏的症结。 

三博脑科医院的人才梯队是民营医院为数不多的特例。中美医疗集团总裁郭华伟说:“引进人才难,留住人才更难。”中青年骨干医师匮乏,是民营医院面临的普遍难题。以前,医生队伍结构“两头大、中间小”,返聘的退休医生、应届毕业生多,年富力强的业务骨干主要靠引进。如今,中美医疗集团已经拥有成熟稳定的医疗团队。

 尽管民营医院薪酬待遇不低,但是否能下决心跳出体制,不少医生还处于观望状态。有的医生想从公立医院辞职到民营医院执业,但不能继续担任硕士生导师,因为“民营身份”含金量低。科研项目不能衔接、学术研究不能继续、业内认可度低、学术交流机会少,让不少跳槽的医生顾虑重重。医生新入职,晋升职称需要到公立医院参加医师规范化培训,民营医院同样不具备资质。郭华伟说,尽管民营医院在学术交流、学术地位方面不断搭建平台,但民营医院的先天不足,制约了人才引进。

 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缺乏一架人才流动的桥。在郭华伟看来,尽管在职称评定、科研立项、人才培训等方面,医师不受“公立”“民营”限制,但在标准和待遇上却不一样,政策和现实之间落差很大。

 “人才在公立和民营医院双向流动才是最终的目标。”北京水岸祐邻诊所CEO于莺认为,这需要打破编制身份,院方按需求聘人,医生凭能力上岗。只有让公立和民营一视同仁,好医生才能流动起来。

缺医保:不能把民营医院“一棍子打死”

 四川达州的王阿姨常住河北燕郊。她患有高血压、冠心病多年,3年前因心绞痛发作到京东中美医院就诊,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但是,由于医保没有全国联网,她只好回老家治疗。前不久,王阿姨因为胆囊结石再次来京东中美医院就诊,需要住院手术,办理了医保异地手续,住院费用直接结算,只需要承担自费部分,也不用回老家去报销了。

三博脑科医院外地患者占90%以上,尽管是北京医保定点医院,但部分外地病人在三博不能报销,不得不选择公立医院。一位外地患者拿着医院的收费单据找回来,说当地医保部门只认事业单位的票据,三博医院开的是企业票据,他没法报销。

医保成为困扰民营医院发展的头号难题。没有医保,民营医院就无法和公立医院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专家认为,不能因为几家医院出现骗保,就把所有民营医院“一棍子打死”,将其挡在医保定点机构之外。我国98%的人群有医保,如果医院没有医保定点,老百姓就不会来,民营医院很难生存和发展,更难吸引好的医务人员,形成恶性循环。对于民营医院来说,没有医保可能会导致两个极端:好医院只能等死;不良医院就通过虚假广告欺骗、过度医疗来维持生存。

“医保是医院信誉的保证,也是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公平竞争的关键性因素,决定着患者是否选择到民营医院就医。” 三博脑科医院管理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张阳说。

“全国各地对民营医疗机构能否纳入医保,政策不一。”北京水岸祐邻诊所首席执行官于莺认为,应加快完善医保支付体系,加强监管,杜绝骗保,不能让所有民营医院都跟着“背黑锅”。与其让民营医院野蛮生长,不如纳入医保监管的范畴,宽进严出,放低准入门槛,改革监管方式,在精准上下功夫。

誉美肾病专科医院是中美医疗集团旗下的一家三级医院,其配制的中药制剂深受患者欢迎,血尿康、肾衰康、肾炎康等主要用于慢性肾病治疗。郭华伟说,肾病是一种慢性病,需要按疗程服用,一个疗程3个月。这些院内制剂价格相对便宜,但是长期下来,很多患者家庭依然难以承受。她建议,将中医药院内制剂纳入医保目录,有效减轻患者的负担,扩大制剂应用范畴,为更多患者造福。

 “医保支付手段改革是重中之重,要改变以往主要由行政部门决定给与不给、给多给少以及如何给付的简单做法,更好调动服务方的成本意识,使其能够从节约中受益,从而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刘国恩说。 

缺资金:民营医院在夹缝中生存

民营医院要长大,离不开公平竞争的社会环境。由于体制机制等因素影响,我国民营医院在政策支持上和公立医院待遇悬殊。

融资难,是民营医院发展中最大的“瓶颈”。郭华伟说,资金不足,严重制约着民营医院的硬件投入。中美医疗集团即将兴建新门诊大楼,因为融不到资,工期一再延后。依据国家的相关政策,医院土地、房产、设备设施等均不得用于抵押贷款。国家也不允许内部融资,禁止医院向内部员工融资。银行贷款重公立、轻民营,对民营医院基本不投放信用贷款。

用地难,是民营医院普遍反映的突出难题。民营医院的土地成本居高不下,多数民营医院为了节约运行成本,只能租用房屋或者改造已建房。不少民营医院管理者表示,用地上受制的窘境导致医院发展中存在不少风险:一是房屋可能会被突然收回,导致医院发展被迫中断;二是租金成本太高,医院扩张乏力;三是厂房改造不易达到医用标准,且存在安全隐患。以三博脑科医院为例,目前院址用地为租借其他医院的,不仅空间有限,而且医疗环境和设备安置等问题突出,进一步限制了医院做大做强。

张阳认为,在用地方面,政府应对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一视同仁。政府的医疗用地规划,民营医院希望能跟公立医院享受同等待遇。政府出让土地,民营医院迫切希望能有机会公平参与用地购买。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震认为,公立医院享有很多公共资源使用权,而民营医院则没有。由于缺乏财政补贴和事业单位编制的“隐性福利”,民营医院面临着更大的难题,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

于莺说,公立与民营医院要公平竞争,禁止暗箱操作,接受群众监督。应避免某个地区出现航母级别的“超级医院”,因为这样会造成医疗生态不平衡,导致公立医院挤压民营医院发展空间。

近年来,不少地方都对社会办医开“绿灯”,从审批准入、政策措施等方面加以扶持,民营医疗机构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刘国恩说,必须给社会办医提供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环境,不能让民营医院在夹缝中生存。(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健康37℃工作室 王君平)

责编:孙苗苗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