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数字技术将为普惠金融带来哪些改变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点金工作室   

2019-01-04 11:10

2005年,世界银行小额信贷年会首次提出“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e),也称“包容性金融”。

201311月,我们党的第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发展普惠金融,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201512月,我国印发《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通知》,正式明确:到2020年,要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普惠金融服务和保障体系,特别是要让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及时获取价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务。

20169月,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发布《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提出“数字普惠金融(Digital Inclusive Finance)”概念。

2017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精准扶贫等。

近年来,以银行业为主体的金融机构采取一系列相关措施,大中型银行纷纷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普惠金融在我国获得较快发展。

但同时,我国普惠金融也存在一些问题。我国幅员辽阔,经济发展不均衡,区域发展水平不一,全面推进普惠金融面临着较大挑战。普惠金融领域消费者的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差,如何做到“成本可覆盖”“风险可控制”仍有待进一步探索。金融消费者的知识和素养尚难以适应快速发展的金融业态,加强金融消费者教育迫在眉睫。此外,我国金融基础设施还有待加强,特别是征信市场不健全,信用数据碎片化和单一化,“信息孤岛”等影响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发展。

要改变上述局面,除需要加大政府的资金投入和政策支持、做好基础设施及信用环境建设外,还需要借助数字技术的深度应用和创新,来推动我国普惠金融进一步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强调指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20189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情况报告》也指出:数字普惠金融引领,是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出路。

数字普惠金融优于传统的普惠金融,其原因在于其运用数字技术大幅提升了金融服务的可能性、可得性和可控性。目前,应用在普惠金融领域的数字技术主要有“ABCD”,即: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和大数据(Big Data)。具体而言,数字技术将为普惠金融带来三个方面的帮助:

首先,数字技术可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可得性。目前农村地区的移动信号已实现全覆盖。随着智能手机广泛普及,手机银行等业务得到快速发展。数据显示,我国手机银行业务成本,是面对面处理业务所需成本的1/5左右,是网点和代理点成本的1/35

随着移动数字技术的发展,基于手机端的数字支付产品操作难度不断降低,增加了服务对象获得可持续金融服务的现实可能。如中国建设银行开发“建行惠懂你”APP,推出“互联网获客+全线上信贷业务流程”业务新模式,集成了额度试算、预约开户、贷款申请、支用还款等功能。

其次,数字技术可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可能性。我国现有的信用报告范围覆盖不足,超过一半的人群因为缺乏信用数据无法获得正规金融服务。借助数字技术,搭建开放平台,通过互联网获得更多维度信息,一方面链接到在线场景和用户,一方面链接到各类金融机构,降低信息不对称,从而提高这部分人群获取金融服务的可能性。如四川新网银行借助数字技术,通过自身科技能力,特别是互联网运营和连接能力,搭建起一条条通往小微企业和个人“白户”的“金融毛细血管”,打通金融输血实体经济的“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

最后,数字技术可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可控性。“校园贷”“现金贷”深陷“高利贷”漩涡,其原因之一是相关平台风控能力的缺乏,企图通过高利率覆盖高风险。借助数字技术进行风险监测、预警以及反欺诈,一定程度上可以提升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平台风控能力。如多家银行运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推出智能信贷产品,主要为无抵押无担保的个人提供短期小额信用贷款。该模式下,所有流程都在线上完成,从风控、授信到贷后管理,均由系统自动完成;一般情况下,人工不干预这个信贷流程,有助于降低风控等运营成本,提升服务效率。

应该说,随着普惠金融特别是数字普惠金融的蓬勃发展和深入推进,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可得性和便利性均有所改善。未来,坚持普惠金融可持续性原则,加强普惠金融服务体系建设,继续完善和推进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普惠金融消费者金融素养,多方发力,共同施策,推动普惠金融的良性、可持续发展。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点金工作室专稿 作者 董希淼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