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发挥财政支柱作用,需把握两个“三角”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12-29 09:15

麻辣财经

12月24日,第三届财政与国家治理论坛在京举行,论坛主题为“财政改革:40年的经验与新时代再改革”。“财政与国家治理论坛”是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打造的重要学术交流平台,专家学者们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财政改革走过的不平凡历程,并就推进和深化财税改革建言献策。

“财政改革在困难和挑战中不断深化,支撑了中国40年的改革与发展,为奠定中华民族复兴之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中国财政学会会长楼继伟在主旨发言中说,纪念改革的最好方式,是不断推动改革。要通过改革强化财政的国家治理功能,切实树立问题导向,厘清症结和来龙去脉,提出有针对性有价值的建议,更好地为国家决策服务。

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注重填“洼地”

“研究财政如何发挥作用,我们还要把握两个三角。第一个就是由发展、改革、稳定构成的三角,再一个就是经济、政治、社会三者关系。”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中国的发展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就在于正确的处理好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未来要更大力度的开放,要取得更大的成功,依然要处理好发展、改革、稳定三者的关系。

从世界各国来看,凡是出了问题的这些国家,很多都是在“改革、发展、稳定”这三个问题上没有处理好,三者之间没有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关系,没有形成一种相互支撑。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恰恰是把这三者关系处理得非常好,财政对这个“三角”起到了支撑作用,还起到平衡器、稳定器、协调器的作用。

“从学科的角度来看,财政实际上既是经济学科,同时也是政治学科和社会学科。”刘尚希说,财政实际上是把经济、政治、社会三者紧密联系在一起了,离开了财政,经济、政治、社会就可能会脱节。所以,两个三角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分析框架,从这两个框架来分析总结40年财政改革,它的成功经验有这样几条:1、统一领导与群众路线;2、道路自信与开放借鉴;3、问题导向与目标导向有机结合;4、动态调整政府、企业和个人三者分配关系;5、微观搞活,宏观管住。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认为,中国经济当前的一个特点,是正在由爬高山转向填洼地。所谓的爬高山,就是相当多的需求和工业产品,已经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爬到山顶了。但是朝下一看,山底还有很多洼地。

“这个洼地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效率洼地,由于我们产权保护不到位,市场准入不够、竞争不充分,导致一些领域成本较高、效率较低;还有一种是分配洼地,就是由于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抑制了一部分人的需求,也抑制了这部分人力资本的成长空间。”刘世锦说。

效率洼地怎么填?一是打通城乡之间土地、资金、人员等要素通道;二是打破基础产业的行政性垄断;三是打开服务业重点是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对外对内开放的大门。

“我们现在5大基础性成本,能源、物流、通讯、土地、融资,基本上都比美国要高。主要原因是在这些领域,不同程度的存在着行政性垄断。如果这些领域真正打破垄断,那不仅是实体经济、制造业、服务业降成本,居民生活成本都可以降低,同时可以带动大量的有效投资。”刘世锦认为。

分配洼地怎么填?刘世锦认为,财政政策可以起更大的作用,包括打赢脱贫攻坚战,这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讲,对增加需求有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农民进城的基本公共服务问题也要解决好。有研究表明,如果农民工进城以后住房问题能解决的话,房子里就能装更多的东西,就可以更好地释放消费需求,提高生活质量。

推进和深化财税改革,既要立足当前又要着眼于长远

“我国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是一个由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向包括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文明等全面深化改革迈进的历程。财税体制改革本身,就是与整体改革咬合在一起的。推进和深化财税改革,既立足当前又要着眼于长远。”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表示。

“新时代财税体制改革,与以往财税体制改革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所要匹配的不仅仅是经济体制改革,而是包括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文明在内的全面深化改革。”高培勇认为,财税体制改革就要跟着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走,要匹配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标,那就是现代财政制度。

“现代财政制度,是站立于公共财政体制肩膀上的改革,而不是要走另外一条道路。所以,公共财政体制的基本特征,是公共性、非盈利性、规范性,现代财政制度必须要在这“三性”基础上,发挥国家治理的基础作用和支撑作用,在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建设中要起四梁八柱的作用。”高培勇认为。

  “现在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到了愈进愈难、愈进愈险,不得不进、不进则退的时候,    财政在改革开放中怎么样发挥作用,面临着许多挑战。”刘尚希认为,目前在国家治理结构中,中央和地方的事权、财权、财力都没有界定得很清晰。中央决策、地方执行的结构,导致了“上面点菜、下面买单”的情况。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归根结底是体制问题。地方财力与事权不匹配,隐性债务就难以根除。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在于有一个良好的体制基础,只有责权清晰、预期明确,才能实现国家治理的包容、协调、协同。(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