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专访考古领队周春水,124年后“唤醒”经远舰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2018-11-03 11:54


微信图片_20181024155232.jpg

周春水1.jpg

2018年9月29日,周春水在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接受“环视听”记者采访。

9月21日,国家文物局证实在大连庄河海域发现甲午海战中北洋舰队经远舰的残骸,沉埋海底124年的殉国战舰终于得见天日。这是继致远舰之后,我国水下考古工作获得的又一重大成果,它对于甲午海战史、海军史、舰船史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与科学价值。

9月29日,“环视听”记者来到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采访了此次考古调查的领队周春水,听他讲述发现经远舰的始末。

见到周春水时,他刚从辽宁收工回京,一切似乎有些仓促。提到这次历时两个半月的经远舰考古时,内向的他逐渐打开了话匣子。“其实,2014年在辽宁东港市大鹿岛海域寻找致远舰的时候,我们听说在庄河海域也有一艘沉没的军舰,就临时起意过去看了一下,发现其位置正好与日军拍摄 经远舰沉灭照片所显示的海域一致,但当时还不确定。”周春水说。

关于经远舰沉没的位置,一直众说纷纭。记者了解到,在找到这艘“庄河沉船”之前,有关经远舰沉没的位置,在不同的文献中有不同的记载,“比如有的是日本海军战斗报告的坐标,有的是当地县志给出的大概位置”,但坐标彼此间相去甚远。尽管当时已经发现了这艘沉船,并有99%的可能性判断这艘沉船就是经远舰,但在没有见到“经远”两个字前,所有专家都不敢把话说死。

作为此次水下考古的参与人员,于海明说,确认该沉船为经远舰是在考古的中后期,即9月15日,“经远”二字被发现的时候。“当天台风马上就要来了,早上6点多,一位考古老师就下水调查了,他先拍到了经远舰舷边上的‘远’字,那时候风浪已经很大了,我们让他赶紧出水,然后大家在仪器上观察,认为这艘沉舰就是经远舰。随后我们又顺利地发现了‘经’字,大伙儿都非常激动,经远舰的身份就这么确认了。”

经远舰的发现,印证了一些史料记载。首先是解决了经远舰沉没地的争议。随着“经远”铭牌的发现,确证了经远舰沉没于庄河老人石的南面,与民国《庄河县志》的记载“舰在虾老石东八里许”最为接近。

这次考古出水大量遗物,择选出的标本达500余件,种类十分丰富。其中,发现了53毫米格鲁森炮弹药筒、120毫米炮弹引信,这两类武器均不见于经远舰的出厂档案,应属甲午海战前紧急添置的武器装备。另外,“经远”铭牌也是首次发现的北洋海军军舰的舰铭牌。

周春水向“环视听”记者介绍,经远舰是德国设计制造装甲巡洋舰并销往国外的最早案例之一,甚至惊动了德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他曾亲自过问了两艘“经远”级军舰的建造,指出“卓越地和准时地执行中国这一次的订货具有重大意义”。

清朝后来向德国订购装甲巡洋舰“经远”的同时,李鸿章也和英国签订了两艘“致远”级军舰。由于之前被德国抢走穹甲巡洋舰订单,英国人借此次订单的机会表达了强烈不满。也正是因为这场两国出口军舰的事情,让俾斯麦格外重视清朝的订单,在德国政府的集中关注下,两艘“经远”级装甲巡洋舰比合同约定日期提前完工。

1887年底,经远舰作为致远舰的僚舰入编北洋水师,由林永升出任管带。

甲午海战爆发后,经远舰参加了黄海海战,海战中遭到日本“吉野”等4艘新式巡洋舰的围攻,林永升不幸“突中敌弹,脑裂死亡”。但剩下的官兵仍顽强抵抗,毫无惧意。经过一下午的激烈战斗,经远舰终于不敌,沉没海底,管带以下231人壮烈殉国,16人生还。对于勇战沉没的经远舰,连日本海军也不得不表示敬意,称“敌军终未升起降旗,一直奋战,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林永升阵亡后,清政府以其在海战中“争先猛进,死事最烈”“照提督例从优议恤,追赠太子少保”。

周春水对“环视听”记者说,甲午海战是东亚近现代史上的标志性历史事件,对于大清帝国而言,这一战争终止了光绪皇帝、李鸿章等晚清上层统治者试图通过洋务运动和海军建设实现富国强兵的历史进程,中国彻底滑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对于日本方面而言,冒险决战、一战而扬名于天下,终以战胜者的姿态重新审视中国,从而助长了其征服中国、独霸东亚的野心。(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龚新叶)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