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那些“精读英文外刊”的成年人 | 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   

2018-11-01 22:15

image.png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受党报评论君邀请,今天我们聊聊这半年来朋友圈颇为流行的英语学习打卡。

立下了雄心壮志,要像钱钟书先生那样把英语词典背下来。结果翻开一看,第一个单词就是Abandon(放弃)。这个段子既是个冷笑话,其实也带点自嘲的苦涩。新年伊始,学期开初,刚换一份新工作,拆开了一本新书,这时候有谁不是雄心满满,要大干一番呢?而当夜幕低垂,桃符更替,琐事缠身之时,又有几个能自认已坚守初心?

不过有一群人不甘心陷入这种不断abandon的结局,一种新的学习模式——打卡学习,越来越流行。我的微信朋友圈里,这样的人还不少。每天背了几个单词,看了几篇文章,都会公之于众。一年半载的观察下来,能坚持的人好像还真不少——至少打卡是真的是没断。

image.png

下载了几个相关软件,才知道,打卡本身并不改变英语学习的方式。更多的,是学完后的一种记录与宣告。在微信朋友圈这个以熟人为主的社交圈里,这或许还意味着一种自我监督:既然君子慎独很难,不妨公之于众,让无形的压力督促自己吧。否则下次见面,老朋友说:“怎么最近不见你打卡了?”那得有多尴尬。

对大多数人来说,自律学习这件事,在学生时代已经很难了。没想到的是,成年后这件事似乎变得难上加难。

互联网和智能设备带给求学者前所未有的知识库和方法论,但多样与丰富带来的不仅仅是充裕,也有可能是选择的迷失。学生时代的刻苦用功,可能是父母与老师保驾护航的结果,又或者是一种无意识的单纯。而这种未经考验的单纯,往往更为危险。曾经有报道说,大学之前没接触过电脑游戏的学生,进入大学后,更容易沉迷。这背后,或许正是这个道理。

image.png

而在迷失之外,还有责任的牵绊。经历一场突击式的加班,或是频繁在差旅中劳顿,或是孩子与父母的牵挂。普通成年人的生活,似乎天然与自律无关。自律不仅是一种对自己动物性的抗争,也成在客观上成了一种奢侈。在这个角度看,打卡无疑也是一种对于更多人生可能性的向往和追求,对抗的是“日计不足岁计有余”的琐屑,是在各种日常事务中的迷失。

我问过几个坚持打卡很久的朋友:为什么重拾英语?是工作的需要,还是要去国外生活?答案分为两类。

有一类说,真正到了工作中,才知道过去前辈们强调的学好语言。这并不是虚言。作为一种工具,语言扩展了人生的疆域。一次企业出国进修的机会,一次重要的外宾接待,或者科研攻关时查询海量文献,都能让人萌生重新学好英语的念头。

image.png

而另一派,却不是为了实用。有一位朋友说,他只是觉得好像毕业几年,英语水平已经从无障碍看美剧退化到得有求于字幕组了。一位长辈,打卡的单词几乎是入门词汇,她说,看着女儿正在奋力地刷托福分数,也想知道会英语是一种什么感觉,下次旅游就可以自己和世界对话了。而另一位朋友的说法似乎更有某种哲学的意味:这么多年,没能成就什么大事,但唯有每天的夜跑和英语打卡,能让自己更安心地入眠。这恰恰也在说明:学习这一纯粹的大脑活动还没法被机器包办,它本身也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

常常有人说,朋友圈打卡半年,英语还是原地踏步。也有人说,这是一种新的社交仪式。或许这些都对。但同样,这何尝不是一种健康的自我加压,一种是对寻常生活的抽离与排解。得到的,也将不仅仅是知识本身,还有自我空间的重新发现,和一种久违的自律与坚守。这正是:打卡不为要绩效,心安之处有乾坤。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孙 超)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