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从娃娃抓起 | 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   

2018-10-30 09:20

image.png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娃娃机。

 

北京三里屯,开了家挺时尚的娃娃机店。每次路过,里面都灯火通明,尽是欢呼雀跃,有时候进场还得排队。据说,每天有超过6000人的客流,这已经不是小打小闹了。从90年代至今,娃娃机在国内已走过近三十年,它边上各色游戏机已被淘汰了好几轮,唯有它热度不减,甚至还推动了国内娃娃机制造业的大繁荣。

 

娃娃机,为什么是门好生意?

 

仔细想想,抓毛绒玩具,似乎就是现代城市人的狩猎。连续掉落的硬币在机器上发出一长串金属声,有举着长矛出征的仪式感,围困的毛绒玩具,很像被围猎的小动物。过程很类似,先绕圈围观,接着分析判断如何“下套”,屏住呼吸,瞄准、出击、中了!分工也相仿,男性往往负责计算、出击,女性负责抱回家;共享精神还在延续,抓得多的一定也会匀两只给同伴。几千年过去了,我为“抓”狂没有变,或许就有这样的基因记忆,童心里还透出点“初心”呢。

 

image.png

从心理学视角看,游戏之所以吸引人,因为它们都成功激发了人们的好胜心态:其他玩家输了,我觉得我能行。具体到娃娃,或许还有一种补偿心理。比如,小时候玩偶不足,羡慕嫉妒恨,长大了就想补偿。不要小觑心里住着的这个“本宝宝”,它会时时作祟。就像很多人小时候很馋名牌运动鞋,成年会在家里收藏一面墙。因此,娃娃机的生意,往往也是从“娃娃时期”抓起的。

 

当然,一个动漫行家或许会反驳,娃娃机的乐趣在抓取的过程,但生命力其实是里面的动漫元素。这也不假。据说,娃娃机源于“巴拿马挖掘机”。这是20世纪初开凿巴拿马运河的工匠们制作的小型挖铲装置,专门用来给孩子们抓糖果。后来因为演变成赌博机而被禁止。但当它飘洋过海来到日本与动漫文化深度结合后,焕发了新生。动漫容易出“死忠粉”,也永远有新的热点。从多啦A梦到小猪佩奇,加上各色限量版的饥饿营销,足以让粉丝们心心念念。

 

image.png

何况,玩法还在创新。街头那些随随便便放几个娃娃、管理不善的机器慢慢过时了,如今的高端玩法,是让娃娃机成为孵化并测试IP的窗口,成为动漫公司线上IP形象线下变现的载体。哪款形象适合深度开发?看看操作台上的眼神就知道了。盈利不仅仅在线下,还在基于“大数据”的线上再开发。这样的商业模式,充分彰显了互联网思维。规则简单的游戏,也几经迭代,可见时光不仅仅是在博物馆里。

 

娃娃机与商城的多余空间也配。火锅店老板与娃娃机供应商总会一拍即合,一个要流量,一个要“战略缓冲地带”——缓解顾客等待的焦虑。现代人很需要解压,娃娃机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大型解压玩具,帮助人们在特定的时间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放空自己。迷你KTV、跳一跳小游戏的商道也在于此。因此,即便明知道“黑心”商家会随意调整娃娃机抓力,很多人也不会深究。当赌徒式消费切换到体验式消费这个频道,抓不抓得到,无伤大雅。因为此刻最重要的是,能沉浸于“一立方”的愉悦,与娃娃相看不厌。

 

当然对很多人而言,心血来潮想抓个娃娃时,其实没想过那么多大道理,它无非就是生活中的小确幸。街头遇上了,就玩一把,平时也没那么多记挂,若付出点努力能抓住点什么,也挺好。生活中很多时候不也是如此嘛?这正是:不悲不喜,从娃娃抓起。大家晚安!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何鼎鼎)


责编:唐偲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