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北京市第十九中学金帆民乐团:八首乐曲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致敬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半亩方塘工作室   

2018-10-29 10:18

半亩方塘

30年前在学校食堂“呱呱坠地”,靠着四处“化缘”、捡废旧乐器、挨家挨户求生源而生;30年后,这个以民乐为特色的金帆艺术团成为业界公认的佼佼者,足迹遍布海内外。

北京市第十九中学在北京音乐厅日前举办金帆民乐团建团30周年专场音乐会,演奏《关东序曲》、《卢沟晓月——大宅门写意》、二胡与乐队《二泉映月》《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万泉河水清又清》《西部歌曲联奏》《乱云飞》——根据现代京剧《杜鹃山》同名唱段改编《春华秋实》8首曲目,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致敬,为金帆庆生。

从废品回收站里捡回的乐器

1984年,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学校办学进入了一个瓶颈期,校园文化建设基本停滞不前。这种尴尬的局面,让时任校长赵武秀急于找到突破口。所幸,学校有一支专业素质过硬的音体美教师团队,为“四小门”摘帽就成了当时学校发展的一盏指路明灯。

在赵校长的倡议下,1985年,学校民乐班成立,首届招生25人。虽然只有25人,但每一人却是乐团创始人苏人振老师挨家挨户求来的。据学校前任副校长汪宏驹介绍,苏老师的“寻生”之路第一站便扎到了河北涿州。“那个村里专门出吹唢呐和二胡的人家,苏老师就挨家挨户从家里选学生。”在这些孩子中,不少都是小学生。因为离家太远,而且孩子的年龄太小,他们被安排在十九中对面的万泉庄小学上学,放学后,苏老师就担起了这十多个孩子的“家长”,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白天上课、备课,晚上“当爹又当妈”,苏老师的一天被切分得一点剩余也没有。

除了招生难,还有资金和乐器的难。即便有赵校长的大力支持,但学校本就微薄的资金根本填不满民乐班初建的“大窟窿”,若想生存,只能自救。于是,苏老师又再次踏上了“化缘”之路,周边友邻单位,都是苏老师“化缘”的对象。用这些钱应付民乐班日常开销并购置些许乐器,但仍有一部分乐器出自他法。“苏老师曾经找卖破烂的回收过乐器。”汪校长说。这些从废品回收站捡来的乐器,不是破损就是音弦不准,但为了节省开支,苏老师仍旧“去粗取精”,找一些还能救得回来的继续将就着用。这又让苏老师多了一个身份——“乐器修理师”。他的房间被回收来的乐器挤得满满当当,几乎没有地方下脚。但“苦不及乐”,苏老师仍旧享受着民乐和民乐教育带给他和学生们的快乐。并在1988年,正式踏上民乐团的金帆之路。

差点被全票否决的名曲《乱云飞》

1991年,学校参加北京市第一届学生艺术节,从此,便一举多年蝉联一等奖桂冠。期间,乐团前任主管张威曾亲历了5届。谈到第五次一等奖,张威仍旧心有余悸——正是当时的得奖曲目也是如今的当家名曲《乱云飞》,在初次选曲时差点被全票否决。

“当时,我为民乐团选了《乱云飞》参赛,很多专家都是反对的。”这一曲高难度的现代京剧选段,即便让职业民乐表演者都心生胆怯,更别说对于乐团这些非职业的学生们。顶着压力,张老师还是逆流而上,用一盘磁带为学生作指导。“磁带A面是彭修文演奏的《乱云飞》,B面是中央广播电台的合奏版本,我就让学生们一遍遍反复听这盘磁带。”与此同时,伴有十余位来自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的业内专家进行手把手指导。不到4个月,排练成型的民乐团正式登上北京市学生艺术节的舞台,与全市60余所学校共同竞技,最终学校民乐团以高水平的演出再次摘得一等奖第一名的桂冠。“后来,很多专家都对我说‘孩子演奏得比我们还好’。当时我心里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他说。

对《乱云飞》心有余悸的,还有1999年初次担任乐团指挥的乐团现任主管汪继红。那一年,初为人母的汪老师刚刚返校复工,便被“临危受命”担任乐团的指挥,并要求在3个月后带领乐团参加北京市学生艺术节。“那时候,学校民乐团已经连续4年获得北京市学生艺术节一等奖第一名的好成绩,可想而知我的心理压力有多大。”而这次艺术节,民乐团即将演奏的曲目正是《乱云飞》,对于声乐专业出身,仅对合唱指挥略有了解的汪老师心里可谓“热锅上的蚂蚁”。那段时间,《乱云飞》的乐谱时刻放在汪老师手边,只要一有机会便会拿出来琢磨,即便到家后也如此。“因为住在学校宿舍,家里地方很小。每晚给孩子哄睡后,我不敢在桌子上开灯,只能在地上铺个毯子趴在地上读总谱。”就是在这样的夜以继日下,汪老师和民乐团终于迎来了参赛的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一位评委在点评单上写道‘老师很有感觉,对乐团有驾驭能力。’”就是这一句话,让汪老师如释重负,也让她对乐团指挥这一身份有了信心。后来,她有幸师从指挥大师朴东生,并得到张列老师的悉心指导,与民乐团正式结下不解之缘。

做传统文化传播使者

连续5年获北京市学生艺术节一等奖第一名,一时间,学校金帆民乐团在全市乃至全国范围内声名远扬。据前任校长李江洲介绍,在由教育部牵头的一次全国学生艺术团的调研中,学校金帆民乐团名列前茅。正是基于这样的实力和口碑,学校金帆民乐团不仅将金色风帆航行至陕西、浙江、山东等内陆省份,更将国之风采传颂至宝岛台湾、新加坡等地。

金帆这一高水平艺术团不仅是为少数艺术人才服务,更应该为全体学生、周边学校乃至整个社会做贡献。基于这一认识,学校金帆民乐团将美育的橄榄枝伸向了周边的薄弱学校。据乐团前任副团长、副校长于纪永介绍,学校与海淀区盲人学校、聋哑学校等建立了手拉手友好校的关系,帮扶他们开展美育、艺术教育。此外,学校也走进陕西、山西、内蒙、浙江、山东等省与当地学校“以民乐会友”。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对于金帆民乐团1989至1993年成员刘虹来说,这不仅只是一句歌词。音乐会当天,担任主持工作的刘虹,同时也是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一名执教20年的乐团指导教师。如今,她将学生时代在金帆民乐团学到的经验沿用到她的日常教学中,以另外一种形式将学校的民乐团精神传承。

加入民乐团是一次奇妙的邂逅。“当时,我参加海淀区学生艺术节演奏二胡,拿了一等奖。”这一次演奏,让台下的“有心人”苏人振老师捕获。比赛结束后,苏老师当场找到刘虹和她的妈妈,力邀她们一同前往十九中观看民乐团排练。“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坐在苏老师的28自行车上,和妈妈一起来到了十九中。”刘虹回忆,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同龄人一起演奏民乐,这让一直接受一对一辅导的她眼前一亮,并立刻被吸引住了。在苏老师的大力推荐下,刘虹在诸位专家和其他学生的注视下完成了一曲二胡演奏,这也成为她进入学校金帆民乐团的“通行证”,由此开启了她的金帆之旅。在乐团虽然仅仅4年时光,但对刘虹来说收获却难以量化。在那个并不太甚强调团队协作的年代,刘虹第一次见识合奏的力量。“对于合奏的所有经验和积累,也都是来自那几年的金帆时光。”

高中毕业后,刘虹不出意料地圆梦心仪高校——中国音乐学院,并凭借出色的表现最终留校,在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任教。初为人师,同时负责学校少年民族乐团的指导工作,刘虹便将自己在十九中金帆民乐团学到的协作精神继续运用。“现在,我也会在我的乐团里采取小组管理制。”对于刘虹来说,金帆民乐团不再只是一个音乐组织,而是一所“学校”,教会她与人协作、教会她如何育人。(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半亩方塘工作室•梁丹)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