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转移支付或是一个待释放的经济增长红利​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点金工作室   

2018-10-26 08:33

点金.png

再分配不足,是造成当前国收入差距的重要因素,而转移支付可以有效降低收入差距。这是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甘犁在日前举行的中国高质量发展与就业创业融合创新论坛上所做专题演讲中发表的观点。

未来,中国经济增长需要挖掘和培育新的动力。甘犁认为,基尼系数0.4警戒线没有科学依据,中国社会的差异性远远大于OECD国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当前二次分配覆盖范围不大,二次分配调节功能有待增强。

从影响收入差距的一些长远因素看,中国教育机会均等在世界处于较好水平,中国国民储蓄率长期保持在40%以上,2006年以来更是超过了50%。但是,中国储蓄分布严重不均,并非家家有储蓄。数据显示,中国只有2/3的家庭当年有储蓄,高收入阶层储蓄多,但家庭储蓄分布严重不均。

甘犁表示,转移支付可以有效降低收入差距。从发达国家看,西方发达国家初次分配时的基尼系数普遍较高,但是通过转移支付后基尼系数大幅下降。如,德国基尼系数在转移支付前为0.50,转移支付后大幅降为0.30;意大利由0.53降为0.34,英国由0.51降为0.34,美国由0.49降为0.38,日本由0.46降为0.33,芬兰由0.46降为0.26,挪威由0.41降为0.25OECD国家再分配导致收入差距平均下降25%

甘犁分析,对劳动力人口的转移支付占GDP的比重与基尼系数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如果对劳动力人口的转移支付占GDP的比重达到6%,则基尼系数可以降至0.3以下。

当前我国对劳动力人口的转移支付不足,占GDP的比重只有1.1%,远远低于OECD国家4.2%的平均水平。此外,我们的社会性支出不足,占GDP的比重只有9.5%,远远低于OECD国家21.0%的平均水平。根据美国国会报告,美国最贫穷的20%的家庭,转移支付前年收入只有7500美元,转移支付后年收入大幅提高至30000美元。

近年来,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再分配功能持续加强,政府对居民转移支付力度加大,有效遏制了收入差距的持续扩大,但离我们缩小收入差距的目标还任重道远。甘犁认为,要缩小收入差距必须加大现金转移支付力度,建立长期稳定的现金转移支付制度。

过去四十年,国经济依靠投资、外贸和人口红利的发展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还有一个巨大的发展红利尚未得到释放,那就是针对老百姓的直接转移支付。

直接转移支付既可以缩小收入差距,更可以促进消费,降低中国经济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助力经济转型。增加转移支付,有助于增加消费。一项调查数据表明,对低收入家庭实施大规模转移支付,可以有效转化为消费。对最低收入的20%的家庭进行补贴,用于消费的比例高达82.9%,而将补贴全部用于消费的家庭占比高达86.5%

甘犁强调,转移支付要避免产生负面激励效果,与扶贫目标背道而驰;要实现激励相容,使贫困户的决策行为与扶贫干预目标一致;要形成勤劳致富,脱贫光荣的良好导向。如,实施劳动收入奖励计划,对贫困家庭的劳动所得给予一定的现金奖励,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劳动生产,促进主动脱贫,实现扶贫与扶志的结合;实施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扶贫与扶智的结合。只有这样,转移支付才能真正成为下一个中国经济增长红利。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点金工作室 纪时)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