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大江东|惊心!回溯“星期天工程师”:韩琨判刑,我坐班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9-07 17:19

大江东

改革开放四十年,回望当年轰动一时的“韩琨事件”——“星期日工程师”带来整个长三角区域科技创新、乡镇企业勃兴,竟有人差点为此家破人亡。任何细小的变革和演进,都不会一蹴而就。历史,清晰照出时代进步的脚印、人们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的轨迹。改革成果来之不易,每一个足印都弥足珍贵。

大江东工作室关注这一历史事件,着眼的是,改革开放再出发,不妨把困难和挑战考虑的更充分一些,才能更具改革底气和创新勇气。毕竟,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是永远不会关上了。

9月19日、20日,取材于“韩琨事件”的原创舞台剧《星期日工程师》,将在沪上上演。谁是韩琨?星期天工程师又是怎么回事?

车行在上海南端的奉贤,眼前一片盛夏的耀眼阳光,路旁,郁郁葱葱,高楼大路,看上去与市区别无二致。而当年,韩琨从市区几趟换车赶往钱桥时,一路穿过纵横阡陌,远郊乡村,农舍寥落,鸡犬相闻。

在奉贤区档案馆,东妹见到退休多年的刘正贤,照旧一腔热血。近40年前,他担任上海奉贤钱桥公社(现已并入奉贤区青村镇)党委书记,说起去世的韩琨,刘正贤五味杂陈,“他是一个诚实厚道的人。”

WechatIMG106

刘正贤近影。曹玲娟 摄

上世纪80年代,“韩琨事件”轰动全国。上海橡胶研究所助理工程师韩琨受聘社办企业,试制成功填补国内空白的橡胶密封圈,接受经批准的3000余元报酬,被控涉嫌“收受贿赂”。在“星期日工程师”发轫地,韩琨被时代之手推行,身不由己改写了历史——

“韩琨事件”:3400元兼职报酬,成飞来横祸

这是一桩知名旧案。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上海。每周法定休息周日一天。接受社办企业聘请后,韩琨每周从市区乘车、摆渡、再换乘长途汽车,辗转赶到奉贤钱桥橡塑厂,担任业余技术顾问。

“两年里,韩琨往返数百次,每次单程两个多小时甚至三四个小时。如今这段路,用不到一个小时。”刘正贤感慨。

WechatIMG107

钱桥镇旧影。资料图片

专业技术过硬的韩琨,帮这家企业扭亏为盈,创造辉煌。两年多的辛勤付出,企业先后给他发放报酬、奖金合计3400余元——这下子麻烦来了!

刘正贤回忆,当时,谁要和每月几十元、百把元工资收入之外的金钱粘上边,立马受到非议和嗤笑,甚至被看成罪过。“知识分子文革被当成‘臭老九’么!”这3400元报酬,成了被举报的罪证,上海一家检察院动了真格,以“受贿罪”对韩工“立案审查”。

1981年10月初,坏消息传到钱桥镇:韩工正接受审查!单位让他下放车间劳动,检察院已经立案。不到一顿饭功夫,消息传到刘正贤耳里。他不解,“这都是经过公社工业组和公社党委批准发放的啊!”

刘正贤拍案,“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方针没有错,打破一些旧框框发展社会企业没有错,聘用技术人员、尊重知识没有错!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如果判他刑,我去坐班房!”

“韩琨事件”,发生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那是个具有特定意义和特殊情况的岁月:“文革”左的幽灵尚在徘徊,改革尚是一株幼苗,禁不住恶意的风雨,难免会遇上各种桎梏、迷惘、争辩、徘徊。

阳光是挡不住的。1982年,韩琨下放车间一年多后,《光明日报》在头版头条显要位置,发表报道《助理工程师韩琨工余受聘贡献技术帮助攻关——救活工厂有功 接受报酬无罪》。

“韩琨事件”,引发全国关注。

WechatIMG108

韩琨旧影。资料图片

一场为期两个月的大讨论在全国展开,不少知识分子以各种方式声援,影响面之大,波及面之广,出乎人们的意料。这场“如何看待科技人员业务时间应聘接受报酬”的讨论,其实质更是在为知识分子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和加快科研体制改革大声疾呼。

中央政法委一锤定音:“韩琨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类似韩琨的人一律释放。”韩琨,就这样与家破人亡的命运擦肩而过。

拿锄头的怎么搞工业?星期天工程师是“救星”,不能让他们受罪

韩琨是正儿八经新中国培养的知识分子,一直勤勤恳恳,致力于橡胶密封技术的研究开发,多次获得化工部和全国科技大会奖励。可他万万没想到,即将进入“知天命”之年,竟有如此飞来横祸。

在杭州湾海滩建起的钱桥镇,建国后几起几落办企业,可终究没能摆脱几乎全部砍光的命运。1979年发展社队办企业之前,钱桥只有一家社办胶木厂,也是橡胶塑料厂前身,几台简陋设备,生产电源插座、墨水瓶盖等,几十个工人,做做停停……

十一届三中全会催发了干部群众全面发展农工副的热情,钱桥有30多家工业企业应运而生。“钱桥是‘大上海、小郊区’。我们当年就认定,要利用大上海优势变成我们的发展优势,让钱桥百姓生活得更好。”刘正贤回忆。

WechatIMG109

刘正贤近影。曹玲娟 摄

说来容易做来难。“乡镇工业一无资金,二无设备,三缺乏人才。拿锄头的怎么搞工业?”刘正贤话语耿直。缺设备,捡旧设备;资金少,勒紧裤袋;人才,只能外面找。他们想方设法到大上海延请工程师,希望对方利用休息时间来指导生产。韩琨,是一位当地群众的远房亲戚,钱桥“三顾茅庐”才最终请来。

“星期日工程师”,为企业带来无限生机与活力。在韩琨指导下,橡胶塑料厂添置了蒸汽锅炉、蒸缸等设备,用平板蒸汽压机取代温控不稳定的手扳式压机,还研制成功微型轴承配件“密封圈”,填补国内空白。

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真真切切在钱桥得到验证。

从1980年投产算起,密封圈让多年亏损的钱桥橡塑厂,3年创下72万元产值。这在当年已颇可观。

没想到,开“星期日工程师”先河的钱桥,出现了震惊全国的“韩琨事件”。

奉贤,古以“敬奉贤人”而名。刘正贤等钱桥人认定,这不是韩琨一个人的是非,在钱桥,像韩工这样的业余工程技术员、老师傅有80多位,分布在钱桥社队二级30多个企业,如果聘请或奖励错了,那么钱桥发展社队经济岂非一错皆错?

钱桥人以各种方式为韩琨奔走,偷偷派人送钱照顾韩琨家庭。“听说韩琨被检察院抄家了,11月下旬,天气很冷,跟心情也有关系。我半夜穿个军大衣,跳上卡车,躲在车厢后面油布下去韩琨家。”刘正贤记得,“韩琨家是个亭子间,到处是抄家落下的衣服、纸张,满地狼藉。韩琨拉住我的手,像个孩子一样掉泪。”

万幸,钱桥终于与韩琨一道等来了柳暗花明。

韩工无罪,“我们看到了改革开放的曙光”,从此长三角借力腾飞

原《光明日报》总编辑杜导正认为,“韩琨事件”昭示了一个带有规律性的命题:思想观念上任何细小的变革和演进,都不是一蹴而就,往往要付出一定的甚至是沉重的代价。“要从人们的思想深处驱除根深蒂固的极左阴霾,绝非易事。”

“改革号角吹响,大家纷纷表示要站到改革前列,可需要冲破条条框框束缚时,能否站在改革立场,才是真正的考验!”刘正贤感慨。

韩琨,并非孤例。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农民们初尝办企业甜头,发展工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沪郊、苏南及至长三角区域,“星期日工程师”逐渐成为乡镇企业攻坚克难、低成本的技术别动队。“韩琨事件”最终解决,为长三角乡镇企业的勃兴,注入一针“强心针”。

之后,知识分子八小时以外从事第二职业成为合法,“星期日工程师”理直气壮。1987年,已有2万余名来自科研部门、大专院校的“星期日工程师”活跃在上海郊区农村,他们帮助当地乡镇企业向国内外市场推出700多只技术进步产品,每年为国家创造上亿元财富。

长三角的腾飞,离不开“星期日工程师”的功劳。上世纪80年代末,钱桥成为上海郊区“十大明星”镇,与重视知识、重视人才分不开,更有韩琨的一份功劳。

还原“韩琨事件”,能清晰感受到,改革开放40年来,科学技术从“象牙塔”走向生产一线,其中蕴含的改革勇气、智慧,帮助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创造经济奇迹,更逐渐划出一道努力攀登科创高峰的历史轨迹。

“韩琨事件”的解决,坚定了人们在历史十字路口改革前行的勇气。“我们看到了改革开放的曙光!”刘正贤激动的说。

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回溯“韩琨事件”,正如刘正贤所言,“40年前,我们有带头改革的勇气。而今更要不忘初心,记住我们当年对科技创新的尊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践行,才能有信心继续深化改革,实现改革开放再出发。重提‘韩琨事件’,对奉贤乃至上海、全国的发展,都有现实意义。”

人们没有忘记韩琨,没有忘记那个突破桎梏、勇于奋进的思想解放年代。(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曹玲娟)


责编:王燕华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