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大江东:广富林文化遗址,展示怎样的“上海之根”?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6-27 09:24

大江东

从地面,走向水下,一处处历史的遗迹出现在眼前,这里是曾经的上海,5000-6000年前的上海……

6月26日,上海又增加一处标志性景观——广富林文化遗址。经过10多年开发后,广富林文化遗址终于向公众正式开放了。

WechatIMG868

广富林文化遗址全貌。(图片由松江区提供)

广富林文化遗址在哪里?它位于上海的松江区。这个地处水下的文化遗存,距今有近6000年。它的发现、发掘和展示,让人对上海刮目相看。

26日一早,东姐便前去遗址探个究竟。在水下边走边看,心中好生感慨,谁还能说上海是没有悠久历史的滩头呢?看看广富林就知道了。

上海不是只有几百年,而是有几千年

“先有松江府,再有上海城。”这句话,相信不少人耳熟能详。不过,现在或许得加上一句:先有广富林,才有松江府。在松江出现前,广富林早就存在了。

走进水下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段段树根。它要表达的潜台词是:广富林文化正是上海之根。

这样的定位不无依据。

水下展厅里的一件件展品,诉说着广富林的历史:上海属于大陆边缘的临海冲积平原,今日松江,包括佘山、天马山、小昆山在内的九峰,是从浙江绵延而来的。天目山山脉从地下延伸而来,到了松江,地面隆起,形成了上海冲积平原的骨架。至少在距今6000多年时,今上海地区西部,在冲积成陆的过程中,古海岸线长时期稳定在偏西北到东南的一线,海浪在那里冲积成了大量的泥沙和贝壳残骸,形成了高出原地面的遗迹——冈身。它作为一道隔绝海水的天然屏障,成为冲积平原,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适宜居住之地。从此,原始先民汇聚于此,钻木取火,刳木为舟,构木为巢,建立了家园。

WechatIMG869

原样保留的发掘现场。谢卫群摄

广富林文化时期,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为先民们提供了各种食物来源。先民们在丛林中采摘野果,使用石制和骨制工具,捕获野猪,甚至划船去湖中捕鱼。男女分工有别,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一般由男性承担,女性则从事相对轻便的劳作。广富林先民还制作遮体御寒的衣物,以动物纤维为原料,将其捻成线,最后用骨针缝制。

古老的广富林历经沧桑,从4000多年前的一个原始村落,逐步走向了一座富饶繁华古城。秦至南朝梁时代,此地曾设置过海盐县、胥浦县等,但都因为环境多变,或迁移或消失。直到唐天宝十年,即751年,这里首次出现了稳定的县城华亭县。至此,上海建城的历史可追溯到1200多年前。元至元十四年,华亭县改为府,次年改称松江府,下设华亭、上海、青浦、奉贤、南汇、金山等,从此在地图上出现了“上海”这个名称。

上海自古就是移民之地、融合之地

1959年,松江当地农民在开掘河道时,意外地揭开了广富林遗址的神秘面纱。此后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掘和研究,直到2006年,广富林文化这个名词,正式被专家定义为:一种距今4000多年的新建的考古学文化。

这种文化的一个鲜明特征,是移民文化。这里不仅包含来自南方的良渚文化的痕迹,也有来自北方黄河流域龙山文化的印记。在这一带,文化带有上海最早的移民色彩,证明了该时期有山东、河南、安徽和浙闽赣一带移民在此定居的历史。

据展览介绍,约4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一支来自中原地区,约今安徽北部、河南东南部及山东的先民,从黄河流域一路向长江流域迁徙,他们中的一部分来到广富林一带定居,生存繁衍,与本土的南方文明碰撞、结合,成为这片土地上目前有据可考的最早的移民。这支来自北方的文明,在南方的水土中扎根,留下了特征鲜明的时代与地方印记。

第一个印证是建筑。广富林文化遗存中有直接建于地面的房屋遗迹,与同时期黄河流域常见的房屋样式类似。在几乎相同的文化层中,还存在干栏式建筑,这是新石器时代长江中下游常见的建筑样式。南北两类建筑并存的现象,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广富林文化的多元融合。干栏式建筑遗迹中,先民在构造此类建筑时,先竖木桩,再在木桩上架梁,梁上铺板,以便防水防潮,这是多雨多水的南方常见的建筑模式。

WechatIMG870

广富林文化遗址先民建造房子的情景再现。谢卫群摄

还有玉器和陶器。广富林文化遗址出土了多件玉琮,从选材、工艺和纹饰等方面,可清晰辨别出与良渚文化玉琮的明显区别,广富林文化时期的玉琮,具有纹饰较为简洁,选材相对粗糙等特点,这与北方移民文化有着一定的关联。而陶器也有着不同的纹饰,代表着南北方不同地区的特点。遗址先民使用的东西和本地土著也不同:夹砂陶器里颗粒比本土出土的其他陶器更大,器型也不一样,陶器残片具有黄河下游的文化特征。

广富林又称为广富林市,其中的“市”,为集市的意思。这表明,当时,这里已经成为有一定规模的集市。而这样的集市,又加速了南北交融,人员汇聚。

资料记载,约在元明之际,广富林因有集市而人烟稠密,商贾辐辏。当年,广富林市之北环带九峰,周边都是一望无际的良田,四面皆水,其间河道纵横,是典型的江南鱼米水乡。明代崇祯松江府志云:“广富林市,在三十八保,后带九峰,前迤平畴,氏族曹氏家焉。”在该志的《华亭县境图》上,广富林四面皆为水系环绕,文字标明为“富林市”,这表明,广富林是远近闻名的集市,是水陆贸易的集散地。

上海的繁华,早在元明之际就有了。

保护性开发,彰显上海文化底蕴

经过10多年努力,这块神秘的文化遗址,终于在无数考古专家和设计师及建设者的汗水中,向世人缓缓开启了厚重的大门。

据介绍,展示部分只是广富林文化遗址的一小部分,更大部分目前仍深埋在稻田之下,将不再开发。目前,广富林文化遗址采取最大客流限制,其中,广富林文化展示馆单日累计最大承载量是6000人,每天门票限量发放。

广富林,是上海历史文化之根,守护好、研究好、展示好这片孕育城市脉搏和文明基因的故土,成上海彰显文化自信、打响上海文化品牌的价值所在。

由于历史的原因,广富林遗址在2007年前,还是一个有着700多户人家、9家企业的城中村,西侧相邻的郊野公园同样是一个有680多户人家和22家企业的集建地。环境脏乱,生态破坏,历史文物和遗存面临严峻困境。广富林遗址保护,第一步做的是治理环境,拆除违章建筑,搬迁企业和住户。在实施保护和治理前,建设者及时对广富林所有的建筑、树林、河塘、路格和地貌进行拍照、测绘、记录,以便能够在唤醒历史记忆的同时,找回原始生态肌理和人文特征。

广富林的核心价值在于地下珍贵的史前遗存,所以整个保护和建设过程,始终让考古研究成为广富林文化展示的真正主角。近10年间,在国家文物局、上海市文物局支持和主导下,先后调集了上海博物馆、复旦大学、山东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大学,以及宁波文物考古研究所、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10支专业考古机构队伍,对广富林文化遗址除核心保护区外的区域进行全面发掘研究,取得了极大的考古成就,从而为打造这一上海城市根脉文化地标,从考古发现到从文化研究,从风貌元素到展示内容,提供了重要和关键依据。

“严谨真实、复合展示广富林的保护和开发,最终目的是要唤起人们对中华优秀文化的自信,唤起人们特别是新老上海人对这座城市根脉的了解和认同”,松江区委常委、副区长于宁说。(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谢卫群)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