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大江东:当伤害来自至亲,上海这样温暖困境儿童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6-01 09:18

105857_500x500

护犊之情,是包括人类在内的自然界普遍存在的本真情感。

但总有例外。如果不幸遇到那些虽罕见却切实存在的例外,当原本应该温暖怀抱,转而成为了伤害的源头,就意味着,第三类困境儿童的出现——

1527815416(1)

困境儿童分为三类,图片来自网络

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蒋蕊介绍,所谓的困境儿童,指的是三类儿童:第一类是因为家庭贫困而陷入困境的儿童;第二类是因自身残疾而陷入困境的儿童。第三类则是因监护缺失、监护不当而陷入困境的儿童,包括被父母遗弃、被监护人放任不管、被不法侵害的儿童。

前两类,多年来,各方依托既有的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制度框架,通过充分用足并不断完善相关政策,保障工作相对成熟。但第三类困境儿童,始终是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难题所在。怎么衡量监护的缺失、监护的不当?怎么判断父母或其它监护人已造成儿童陷入困境?怎样才是对孩子最好的爱护?

迎难而上,6月1日起,上海正式实施《上海市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用制度来坚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切实保障困境儿童权益。据悉,这也是我国首部针对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制定的流程规范。

困境儿童保障制度在上海渐成体系

“小安”今年5岁,是安徽籍孩子,2岁时父母离异,他被生父、奶奶狠心抛弃,扔在了上海街头。

公安部门找到了孩子父亲,后者却同样拒绝承担抚养的义务。多次努力无果后,有关方面启动由民政牵头,公安、检察、法院等职能部门协同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各单位主动担当、无缝衔接,共同努力帮助小安走出困境。

在司法部门以“遗弃罪”判决孩子生父有期徒刑一年之后,考虑到“小安”非上海户籍,其亲生父母户籍地均在安徽,根据《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上海决定启动一项全新工作机制——困境儿童护送转接机制,即对监护人无法履行监护责任、且上海无其他可委托监护的非本市户籍困境儿童,符合相关条件的,将其护送至户籍地,由当地民政部门提供长期保障措施。

敲黑板!请关注该《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

2017年5月,依据前一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经过历时近一年的调研,上海市政府颁布了《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要着力完善困境儿童保障体系,确保三类困境儿童在基本生活、基本医疗、义务教育、司法保护等多方面的权益,其中重点聚焦因监护缺失、监护不当而陷入困境的儿童,也就是所谓的第三类困境儿童,并为他们建立起相应的安全保护机制。

《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的颁布,标志着上海困境儿童保障制度正式建立,也填补了儿童福利的一项空白。

“实施意见”颁布一年来,依照“实施意见”的要求,上海市民政局会同相关部门,编织安全保护网络,细化出台配套文件,协调解决困境儿童个案,推动困境儿童保障制度在上海落地生根、渐成体系。

如进一步明确相关工作机构。市级层面,由民政局下属的上海市社会福利中心,以及该中心下属的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承担全市困境儿童相关具体工作的牵头、协调和指导任务,包括对部分困境儿童的临时养育。全市范围内,每个街道均设置了“困境儿童社区工作者”,其职责是依托居村委会,第一时间发现困境儿童,并对困境儿童的问题及时报告或给予必要的协调帮助。

以“小安”为例,依托该项制度,经过上海、安徽两地民政部门的密切沟通,安徽省民政厅高度重视、及时回应,迅速明确了小安的判后监护人。在此基础上,今年1月,上海的司法部门依法判决,支持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诉讼的请求,撤销“小安”父母的监护人资格,由安徽省的相关社会福利机构作为孩子的监护人。由此,孩子今后的生活、教育等问题得到妥善安置、长期保障。

困境儿童可申领每月1800元生活费

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主任凌伟介绍,上海由民政部门通过诉讼,撤销并转移困境儿童监护权的首个案例,便是社会各界熟悉的“朵朵”案例。

“朵朵”案例,也见证上海困境儿童保护工作由一开始的无法可依、无据可循到最后依法依规成功保护的全过程。

四年前,“朵朵”被遗弃在儿童医院后,父亲就下落不明,母亲坚持拒绝抚养。为此,民政部门首先依法承担起孩子的临时看护责任,继而由司法部门依法进行刑事程序,以“遗弃罪”判处孩子母亲有期徒刑,最后民政部门再提起诉讼,由法院判决撤销其对孩子的监护权,指定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作为监护人。

“‘朵朵’案历时3年,从一开始的无法可依、无据可循到最后通过司法程序剥夺其生母监护权,指定民政部门作为监护人,为今后处置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积累了经验,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实践。”凌伟感慨。

呵护幼嫩的花朵,要小心翼翼。而呵护被父母遗弃的花朵,更需谨慎周详、细细护养。

在上海市民政局等部门去年深入基层大量调研的基础上,2018年1月1日起,建立“困境儿童基本生活保障制度”,这是上海进一步完善儿童福利体系,加强困境儿童保障的一项重要举措。

该制度明确的保障对象为:具有本市户籍,因父母双方监护缺失、监护不当导致陷入困境,或父母一方监护缺失、监护不当,且另一方无抚养能力导致陷入困境,由祖辈、亲属朋友、相关单位和组织实际照料,同时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监护缺失、监护不当”的界定范围包括:监护人失踪(或宣告失踪)、重残、重病、依法被剥夺人身自由(如服刑、强制戒毒等)、查找不到,和虐待、遗弃、意外伤害、不法侵害等导致未成年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或侵害的情形。

过去,这一类困境儿童倘若不符合社会救助政策的话,是没有基本生活保障的,现在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困境儿童),都可以申请领取基本生活费,每人每月1800元。如果孩子年满18周岁了,但在学制规定年限内,仍在读全日制高中阶段的学业,包括普通高中教育、中等职业教育的,还可以继续享受困境儿童基本生活费直至毕业。

该制度有效弥补了因父母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由祖辈或其他监护人、单位实际照料儿童无基本生活保障的空白。截至今年5月底,上海全市有216名儿童申请基本生活费,其中111人已通过评估审核。

有街道、居委会反映,困境儿童基本生活保障制度的受众对象为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的未成年人,但在监护人缺失的情况下,难以完成个人银行账户的开立。怎样把基本生活费尽快发到困境儿童手中,又确保资金发放的安全、规范?对此,上海市民政局多次与上海银行沟通、协调,最终达成“以政府法人身份为困境儿童批量申办银行卡”的方案,使问题得到顺利解决。截至目前,经上海市民政局出面办理,已为155位困境儿童“集中开卡”。

一张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安全保护网络

困境儿童保护,有法可依是根本。实际操作中,还需有更为详尽的细则予以指导。

《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出台后,基层普遍反映,包括“困境儿童的安全保护和临时监护在基层涉及多个部门,如何第一时间发现、介入”“在街道层面,发现困境儿童后,公安、民政、教育、卫生等部门应如何衔接,才能更及时、有效地保障困境儿童安全”等问题,在实际工作中需要更加明确、更加细化、更易操作。

为此,上海市民政局迅速行动起来,联合上海市高院、上海市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教委、上海市卫计委、上海市财政局等多家部门经过深入研究,于2018年5月末正式制定发布《上海市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6月1日起正式实施。

“小卉”于2016年3月出生在上海江湾医院。出生仅几天,其母亲王某(上海黄浦区户籍)突发意外导致脑出血,由“小卉”父亲王某某(辽宁省盖州市户籍)送入江湾医院救治。当时王某某将“小卉”同时带到江湾医院,因一人无暇顾及,故由江湾医院代为照料。2016年4月28日王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期间,江湾医院多次联系王某某接回“小卉”,王某某始终找借口不接,最后失联,“小卉”滞留在江湾医院近11个月。

2016年6月江湾医院向江湾派出所报案。同年8月,虹口分局对“江湾医院遗弃婴儿案”立案侦查。2017年1月,“小卉”作为长期滞留医院的困境儿童,由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接收并临时照料。期间,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曾找到“小卉”外祖父母,但他们表示无力抚养“小卉”。江湾派出所通过发协作函至辽宁省盖州市王某某户籍地派出所,均未找到王某某及其父母下落。直至2017年12月,“小卉”父亲王某某被公安机关找到并拘留。2018年4月,因遗弃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因“小卉”父亲王某某长期不履行对“小卉”的监护职责,“小卉”母亲死亡,祖父母下落不明,外祖父母表示无力抚养,也无其他亲属和单位能够承担“小卉”的监护职责,2018年4月,儿童临时看护中心作为临时救助机构,向虹口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其父亲王某某的监护人资格,指定第三方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小卉”的判后监护人。2018年5月22日,虹口法院开庭审理了“小卉”的监护权案,判决撤销王某某的监护人资格,指定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小卉”的监护人。“小卉”后续将会转入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继续生活。

这是困境儿童典型案例之一。包括“小卉”案例在内,每一位困境儿童脱离困境的背后,都有着一批相关政府部门的全力以赴。

也因此,此次出台的《上海市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是操作规程,更是政府相关部门及时介入、优先确保儿童人身安全的工作指南和操作手册。《规程》明确了对困境儿童发现报告、应急处置、评估帮扶、监护干预各个阶段的责任主体、工作流程和工作要求,为上海困境儿童编织了一张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安全保护网络。

“避免因为部门之间的衔接问题造成困境儿童无人照料。”蒋蕊表示。

该操作规程对基层开展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尤其具有较强的指导性。比如,规程要求中小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在报案的同时,将相关情况报告所属行政管理部门,相关行政管理部门获得信息后要及时通报同级民政部门,确保民政部门能及时介入并开展救助保护;又如,规程规定,困境儿童身体受到伤害或处于危险状态的,公安机关应及时将送到所在区卫生计生部门指定的定点医院体检或救治,并开展对该儿童其他监护人的查找工作,同时通知当地民政部门负责临时生活照料。

上海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陶继民认为,“这些规定责任明晰、步骤清楚,便于基层掌握实施,使困境儿童保护网更密更牢。”(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曹玲娟)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