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孙浩:蛟龙突击队没有浪漫,但有热血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2-13 11:22

1.jpg

0Z4A1825_meitu_1.jpg

蛟龙突击队部队长孙浩(右一)带队训练。 

军事影片《红海行动》将于2月16日在全国上映,影片呈现了海军陆战队“蛟龙突击队”海陆空作战的英姿。我们带您实地探访现实版“蛟龙”,揭开这支特种部队的神秘面纱。

作为海军的一支部队,蛟龙突击队与其他军种的部队有一个显著区别:由于海军的开放性,蛟龙突击队经常走出国门,执行任务的机会更多。

黝黑的面孔,结实的身材——如果忽略领章上的军衔,单从外表看,很难把蛟龙突击队部队长孙浩和他带的兵区分开来。他说,这是常年在南海烈日下高强度训练的标配。

孙浩出身教师家庭,但从小就爱好军事,《舰船知识》《航空知识》《兵器知识》是他小时候常捧在手里的课外书。“1990年,我代表江苏省参加了全国青少年舰船知识比赛。1996年,我又参加了航天知识竞赛,拿了二等奖,奖金5000多元,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钱。”孙浩说,“另外,我老家那边参加过对越边境自卫还击战的人很多。我有一个初中同学早早就入伍了,新兵连一结束他就上了云南前线,班里7个人最后牺牲了4个。还有一个同学的哥哥,上世纪80年代也牺牲在老山前线。身边的人和事,对我触动很大,我很爱听英雄的故事。”去年,孙浩见到了在1988年南海赤瓜礁海战中负伤立功的杨志亮将军。面对少时的偶像,孙浩说:“首长,您不认识我,但我早就认识您,知道您战斗的故事。”

怀着对军营的向往,孙浩中学毕业后就入伍了,后来考上军校,分配在北京工作。蛟龙突击队组建之初,孙浩主动请缨,从北京来到这里。

“环视听”记者到访时正赶上每年的退伍季,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被电话数次打断。“对于很多人来说,两年意味着军旅生涯的结束,但对蛟龙突击队而言,这才刚刚开始。”孙浩说,“我们每年从全国征兵,只不过在两年里这些人都是新兵。只有经过两年历练,各方面合格而且自己愿意留下来的人,才算真正开始了在蛟龙的生涯。”除了在新兵中培养,蛟龙突击队还会从其他部队挑选愿意加入的老兵,经过训练、考核后,合格的也能成为蛟龙突击队的一员。“不论是从新兵开始培养,还是从其他部队选拔成熟的兵源,我们的淘汰率都在50%以上。如果说军队是一把尖刀,我们就应该是刀尖。”孙浩形象地比喻道。

磨出刀尖不易,用孙浩的话说,这里的训练是“很折磨人的”。训练量大自不必说,除了常规训练,蛟龙突击队的训练表上高危科目有很多:跳伞、攀岩、爆破、战斗潜水……孙浩说:“好多人觉得美国海豹突击队如何如何,但我们的训练标准一点不比他们低,甚至比他们还高。打个比方,我们游上1万米是常事。”有一次演习,一名战士落水,结果这名战士硬是游到了实战模拟中的“公海”海域,最后从“公海”折回岸边。

蛟龙突击队所承担的任务也不同于常规部队。“常规部队,包括海军陆战队,是以大兵团的方式正面突击,在火力掩护下与敌人作战。我们是采用小规模部队,躲过敌人的侦察监视,隐蔽地渗透到敌人后方执行任务,任务结束后不留下任何痕迹地撤回。这是我们和常规部队的一大区别。”孙浩说。

这些年来受影视作品的影响,公众对蛟龙突击队的印象充满了英雄主义色彩。对此,孙浩认为:“我们讲究内敛,即便你像英雄一样立下赫赫战功,也必须执行完任务后,戴上墨镜默默地离开。如果你太高调,你的身份可能就暴露了,还怎么执行任务。而且蛟龙突击队的成员还要知道,自己的成绩是整个团队支持的结果。所以平时训练里,我很注重培养团队意识,《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只能存在于荧屏上。”

如今,随着中国国家利益和海军战略的向外延伸,蛟龙突击队走出去的机会越来越多。“亚丁湾护航编队、和平方舟号上都有我们的身影,在海外执行其他任务的人也还有。我梳理了一下,除了南极,我们的足迹基本遍布全世界。虽然我们还不能像海豹突击队那样全球部署,但我们往外走的步伐很快。这是我们与陆军、空军同类型部队的一大不同。”孙浩说。

在蛟龙突击队采访的几天里,“兴趣”“喜欢”是环视听记者最常听到的两个词。“有人把我们这里想象得很浪漫,其实不是。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训练是严格、甚至严酷的,生活也比较单调。能留下的人都有一腔热血,愿意把青春献给祖国、献给部队。我们常说,来蛟龙就是心甘情愿地‘自讨苦吃’。”孙浩说道。(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李静涛  吕鸿  陈昊)

责编:封阳阳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