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跳一跳”的小游戏,我们为什么停不下来 | 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1-08 22:02

思聊


睡前聊一会,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这几天,一款小游戏忽然红了起来。这款游戏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就是按住屏幕,控制小人从一个方块跳到相继出现的另一个方块上,直到掉下去为止。跳格子的小游戏,既没有太多奖励机制,也没有什么社交功能,更谈不上所谓寓教于乐,只是简单地重复一个动作,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人乐此不疲?

3b1933f506c484b7124a727b0d3ee984.png.jpeg

相对于王者荣耀、帝国时代这样的大型游戏,类似益智类、桌面类的小游戏,我们其实也并不陌生。早期视窗系统自带的弹珠、扫雷游戏,长盛不衰的消消乐、连连看,很多人玩过的“是男人就下100层”,此前微信推出过画风清奇的打飞机,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风靡多年、变体无数的俄罗斯方块了。

简单的游戏,为什么也让人欲罢不能?有人从心理学上提出解释,认为人存在一种心理机制,叫做“蔡格尼克效应”。德国心理学家蔡格尼克发现,人天生就有一种把事情办完的驱动力,如果工作尚未完成,这一动机会让他对剩下要完成的工作印象深刻。就像饭馆里的服务员,能记住12桌人点的东西,不过食品和饮料上桌后,他马上就忘得一干二净。这就有点类似俄罗斯方块了,专注于将掉下来的方块,而一旦组合成功,立即就消除殆尽。

现实中,我们也有类似的心理体验。一口气看13集美剧到凌晨5点,哪怕第二天还要上班;一旦开始打扫卫生,腰酸手疼也不愿停下来。这么看来,现实的心理机制,也就是游戏的作用机制:我们看到一个格子紧接着一个格子出现,任务永远在继续,这让我们希望一直跳下去,哪怕在心里告诉了自己无数次:别再跳了!跳来跳去的小游戏,可能正是用这样的心理达标原理,来满足,或者挫败我们而已。

从这个角度看,简单的小游戏,也未尝不是一种心理所需。现实世界的任务,总是来得太复杂,需要耗费大量的智商和情商去解决,还要面对各种可控的和不可控的因素。而游戏总是简单的,我们只要控制按住屏幕的时长,就可以让小人不断地跳下去。任务出现、解决任务,期间的因果关系,实在是太过明了,我们甚至都不用过脑子。任务的出现与任务的处理几乎同步,所见就是所得、行动就有效果,这是多么简单、又多么迷人的心理安慰。

5b91fc36f1c40668bb65c0f2590d99ce.jpg

还可以再换个角度看。现代社会,注意力成为宝贵的资源。我们面对着太多的信息,甚至都很难把注意力长时间地集中在一个事情上。而其实,专注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幸福感的来源。还有一个来自心理学的名词:心流,也就是专注进行某种行为时的心理状态。当心流产生时,会有一种兴奋与充实的感觉。这来自于清晰的目标、即刻的回馈、对活动的主控感、忧虑感的消失,并最终伴随主观时间的改变。当我们专注于控制小人跳起来时,反复的焦虑,与焦虑反复的释放填满了每时每刻,时间似乎都过得更慢了!

当然,就像暴饮暴食之后,会产生强烈的空虚感。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之后,随之而来的也难免有离开游戏后的内疚,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这是在浪费时间。不过,我们或许也可以更好地体验,乃至保留这样一种沉浸在游戏中的感觉,在更多生活和工作的日常事务中,唤回我们日渐消退的专注力。我们可以放下手机,专注地欣赏一段音乐;可以清空工作,和孩子家人共享一段游戏时光;可以不用发朋友圈,更好地享受美食。当然,我们还可以在工作中做好计划,专注于手头的任务,出现问题就处理问题,让8小时之内更有效率、更为愉快。这些,或许也是在发现游戏的心理机制后,能够增长的智慧。

这正是:明游戏有方,感心流绵长。


(文 | 金苍)


WechatIMG4.jpeg


责编:宗哲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