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珍稀壁画首次亮相!去上博,穿越北朝宋金元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2-01 15:35

想了解我们祖先一些鲜为人知的精神世界与生活画卷?去看墓葬壁画,倒是一个好选择。

什么?看不到呀,当然,咱不是摸金校尉,也干不出破坏文物的事。没关系,上世纪70年代末,山西墓葬壁画曾经历了一批抢救性发掘与异地搬迁保存。十多年后,耗时而艰辛的工作终于初见成效,30余座北朝至宋金元时期的墓葬壁画被科学系统地保护起来。

这批绘画艺术珍品,如今,我们可以去博物馆里看到了!

2017年11月30日至2018年3月4日,由上海博物馆与山西博物院共同举办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在上海博物馆一楼第一展厅向公众开放。展览遴选山西博物院珍藏的北朝和宋金元这两个时期的12组89件墓葬壁画作品。这些国宝级珍稀艺术品,绝大多数是出土修复后首次亮相!

展览分为“天似穹庐”“人亦黄土”两部分,彰显北朝与宋金元这两个时期山西地区民族融合的历史轨迹,描绘民族文化碰击与交融的壮观场面,这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一次壁画艺术原作特别展览。 

自汉代以来,随着北方游牧民族的不断进入,草原文化与中原传统的农耕文化间不断发生冲突与融合。北朝时期的墓葬壁画,其主人虽然来自不同的民族,但是绘画主题大多为仪仗图、出行图、狩猎图等,表现了他们生前的累累战功和赫赫权威。画中人物形象生动,从艺术的角度佐证了当时各民族文化在此汇聚交融,塑造中华文明的辉煌历程。

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壁画。 

如此次展出的《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壁画》,堪称古代绘画艺术杰作,作品线条流畅,人物形象生动,骏马神采奕奕,情趣盎然,可见画师十分熟悉草原牧场的生活。从表现形式、人物神态和动作推测,此图应是“鞍马游骑图”中的出行场面。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北壁全图。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位于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窑子头乡水泉梁村。壁画主要分布于甬道、墓顶与墓室。墓顶壁画自上而下分为三部分,上层绘天象图,中层为四神图,下层是十二时图。墓壁的北壁为夫妇宴饮图,东壁为鞍马仪仗图,西壁为牛车出行图,南壁为门洞,左右两侧绘有鼓吹图。

山西博物院于2008年6月进行了考古发掘及壁画搬迁保护,是国内复原较大型墓葬壁画结构的一大成功案例。此次展览中,工作人员重新搭建复原了整座壁画墓。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

此次展览中单体面积最大的一件展品是《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整个独立展厅层高为5米。图中绘有一座规模宏大的木结构建筑,屋顶正上方绘一火盆,左右两侧各绘一兽首鸟身的怪兽形象,这也是首次在同时期墓葬壁画中发现木结构建筑。

正是为了这件壁画,此前在运输过程中,上博曾于闭馆后拆除南侧玻璃门,运送这件文物进入展厅,这在开馆21年来的展览史中尚属首次。

北宋以后狼烟再起,女真族对中原虎视眈眈,入金以后山西不再成为边关。为了逃避纷飞的战乱,各民族又一次涌入山西。到了元代,“马上民族”一统中华。北方草原文化与中原的农耕文化再次碰撞出了灿烂的火花。这个部分的墓葬壁画中大多会有墓主人的形象出现,他们往往是当地的士绅、富户。

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东北壁金玉满堂。

如《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的壁画描绘了墓主人年少时离家谋求仕途,老来还乡隐居故里的理想人生,同时还营造了墓主人仙逝后的来生世界。《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壁画形式简洁大方,内容朴素典雅,极富文人色彩,借花卉与诗词衬托主人的清高雅洁。画引用了元代散曲大家张养浩的名句“无穷名利无穷苦(恨),有限时光有限身”,抒发了墓主人心中对人生的叹息。

阳泉东村元墓北壁夫妻对坐。

金代的《平定西关村M1壁画墓》和元代中期的《阳泉东村元墓》墓室平面都呈八角形,墓室主体壁画经修复后共有八块。这两组壁画作品内容较为世俗化,所描绘的都是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场景,有夫妇对坐、备茶、杂剧表演、驮运、马厩等日常画面,旨在营造一座热闹、温馨的“吉宅”来保佑他们的家人安康富庶。(本文文物图片版权均由山西博物院所有、上海博物馆提供)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N度生活工作室 曹玲娟)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