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联合国“绣球”为啥抛中魔都?基础教育魅力再跨国界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1-06 11:48

大江东

1

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9届全体大会批准在中国上海设立教师教育中心时的现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将“花落”中国上海。

这朵“花”其实落得毫无悬念。

巴黎时间11日4日中午,北京时间当天晚上6点多,从正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第39届全体大会上传来消息: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会员代表刚刚以“无辩论”通过的方式作出这一决议——UNESCO大会讨论话题大多都要经过辩论环节,会员代表会提出质疑、申请方答辩申明理由。“无辩论”,意味着众望所归、全数认可。

“一直在等这个结果”——基础教育的上海模式国际影响力够大

“我一直在等这个结果!” “教师教育中心(上海)”筹备工作小组负责人、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张民选依然很兴奋。

关注上海也关注教育的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姐,也一样兴奋:不光为了这个“层级”并不算高的小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二类机构!

兴奋,一是因为基础教育的“上海模式”和教师教育经验得到了国际认可,影响力够大;二是因为,这毕竟是迄今为止落户上海的首家联合国二类机构。

数数当今世界上的著名城市,除了纽约联合国总部,联合国在巴黎设有教科文组织、在罗马设有粮农组织、在维也纳设有工业发展组织、在日内瓦设有难民署、在内罗毕设有环境规划署、在东京设有联合国大学等,但中国城市还没有这样的联合国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各地设立的二类机构也有几十家,如位于巴黎的教育规划研究所、位于汉堡的终身学习研究所、位于莫斯科的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等——但在上海,别说联合国机构,连常驻的二类机构,如今才有了第一家。

2

上海中小学老师们,让国际教育专家睁大了眼睛来研究

上海,这座中国人口最多、国际交往中名头响当当的大都会,经济繁盛,家底厚实,跨国公司招牌林立。但一直到近两年才大着胆子表白,说要打造“全球城市”、“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相当一部分原因恐怕在于,真正的全球城市,不只要有参与国际竞争、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还要有足够的文化软实力,在关乎人类命运、全球发展与交流的国际项目中,表达关切,作出贡献——设立并支持国际组织建设,正是题之中义。

同样,对于正在致力通过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援助力度、努力扩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来说,在十九大闭幕后不久,一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机构的落户,也恰逢其时,展现着国家与城市的新作为、新起点。这不,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为了这个“二类机构”的设立而代表中国政府,亲赴巴黎与会。

“瞌睡遇上枕头”——上海第一家联合国二类机构,是这样来滴

3

英国教师在上海交流学习

上海师范大学教苑楼11层,张民选教授办公室墙上挂的照片里,一张是他与当年读研究生时的导师、浙江大学教授王承绪先生在一起,另一张是他与现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的合影。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的设立,他最欣慰的是“实现了老师的夙愿”。

王承绪先生曾是194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时参加第一次代表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成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第一本书就是《基础教育》,王承绪先生既是作者之一也是中文本的翻译者。王先生后来成为中国比较教育学的创始人,2013年以102岁高龄去世。比较教育学中“比较”最多的,是各国教育政策。

当过教育官员、师范大学校长的张民选教授,几十年从事比较教育学和教师教育研究,多次应世界银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及各国政府邀请,参与国际教育评估、咨询和学术交流活动。他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上海负责人,也是联合国2030教师政策委员会委员。

4

张民选教授在讲解中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创新经验

老师的UNESCO情结和个人经历,使得张民选对于国际教育交流和国际组织设置都不陌生。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出席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讲话时,首次提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受此触动,张民选向上海市委市政府提交建议,提议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设立教师教育中心,更多参与全球治理,扩大国际影响,提升文化软实力。6天后,他就收到时任市委书记韩正的批复,表示支持。上海市教委随后即在上海师范大学成立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作为项目执行单位。

也是在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经历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磋商过程”(总干事博科娃的话)之后,通过了一项《教育2030宣言暨行动框架》,认为要实现人类社会教育的可持续发展,教师和资金是关键,而根据排摸,世界范围内的师资缺口达800万人。《宣言》建议通过国际合作帮助教育薄弱地区培养教师队伍。具体的行动计划是:“到2030年,包括通过国际合作,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的小岛国,实质性地增加合格教师供应”。

“世界有教师教育需要,而中国有能力供给。我抓住了这个机会。”张民选说。

5

美国和世界银行对基础教育“上海秘密”的研究报告

上海的“第一次”进行得格外顺利。2015年正式向教科文组织中国委员会提出申请,市政府讨论确定支持教师教育中心设立后需要的人员编制、办公设施和日常经费开支等事宜。2016年初,张民选便向教科文组织提交报告,表示“准备就绪,欢迎考察”。今年6月,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处处长率代表团到上海进行可行性考察并提交报告。一位专家私下评价说:“这个机构若不获批准,是联合国的损失!”
果然,报告提交后,教科文组织大会执行局即向第39届全体大会建议,对教师教育中心“无辩论通过”。

墙内开花墙外香——你焦虑怒怼的中国基础教育,人家正艳羡呢!元芳,你怎么看?

6

一切顺利,源于对上海基础教育模式的了解和高度认可。

这种了解,始于2009年和2012年上海两度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在阅读素养、数学素养、科学素养乃至金融素养等各项测试中,均排在首位。这项由国际经合组织(OECD)组织的学生能力评估计划,严格按照人口和教育分层抽样,旨在分析世界各国各地区接近完成基础教育的15岁学生,是否已掌握参与社会所需要的知识与技能。除了完成测试题目,参与的学生和他们所在学校校长还要花45分钟填写一份详细问卷,以供国际教育专家分析与测试成绩相关的社会原因和学校教育状况。

2016年初,国际经合组织(OECD)又一次公布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结果,上海首次参加。这项“教师PISA” 按比例匿名抽取上海各区县199所初中学校的3925名教师,用以代表全市约3.7万初中教师。结果证明,上海初中老师的表现总体上也远超国际平均水平,相对于参加调查的38个国家和地区,至少在10个指标上取得“世界之最”。

7

PISA评估立即引起国内外教育界及媒体的广泛关注。欧美多家媒体惊呼“意外”,并追踪分析上海及亚洲教育的成功经验。TALIS项目则让国际教育界了解更上海中小学教师教学实践的诸多具体细节,对中国基础教育发展的体制机制加以全面、深入研究与总结。

从那时起,张民选乃至上海的许多中小学校都变得格外忙碌乃至应接不暇。

世界银行派出首席教育专家领衔,对上海基础教育开展问卷调查,从教育体制、财政投入到教师培养、学生能力等方面的评价都是三、四级——不是“很好”,就是“出色”。随后,世界银行出资在上海召开“公平与卓越:全球基础教育论坛”,邀请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一百名教育部官员及世界银行全球各个地区教育局高级官员出席论坛,并发布了其研究报告《上海是怎么做到的》。

美国联邦政府教育官员来上海考察后,将第三届中美省州教育厅长对话会议移到上海,对话主题就是中小学教师教育。美国国家教育与经济中心(NECC)委托两位媒体人调研并详细分析上海经验后,写成《上海的教师发展》报告,美国科学促进会随后召开“教师专业发展论坛”,张民选教授在论坛上作了《上海教师政策:三位一体的政策体系》演讲。张民选透露说,美国大选后人事更迭,才让原本商定定的进一步合作交流中断。

英国教育大臣率代表团访华,直接坐进上海的小学课堂去听课,名校差校都有。听了不过瘾,派了英国教师来学习还不够,干脆请中国教师去英国小学上公开课。根据四年前达成的中英数学教师交流计划,每年中英双方互派70名中小学数学教师。英国教育部进行的第三方评估显示,前几年交流的结果,采用中国教学法的班级,成绩全都有提升。11月4日,新一批35名上海小学数学教师刚刚出发。与以往不同,今年英国孩子和当地教师们的课桌讲台上,已经放着从上海引进的全套教材乃至教辅书,完全是原版翻译不走样。

印度尼西亚、马亚西亚、南非、阿联酋等国家政府或是主管教育的官员来访,或是邀请中国专家前去介绍经验、咨询建议。今年,张民选的团队还接受世界银行委托,先后为非洲肯尼亚、赞比亚举办教师和教育官员研修班。APEC组织为帮助经济体间共享基础教育改革的成功经验,推动基础教育公平、均衡发展而委托他们举办的“PISA、TALIS与基础教育改革——APEC成员经济体研修班”,10月底才刚刚结束。在上海的实地考察环节给与会者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看到了一个与其他国家全然不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体系”。

8

10月29日刚刚结束的APEC成员说,在上海学校的实地考察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9

世界银行教育官员坐进了上海一间普通小学课堂。

“教科文组织的二类机构中,科学类较多,教育类很少,有活力的教师教育机构更少。成立了中心,原来应邀举办、零散的教师培训和研究活动,就能发展成更大规模、有计划开展的项目,还能通过教科文组织凝聚更多专业领域的国际专家,加深对中国基础教育经验的研究。”

张民选说,教师教育中心将有四大任务:即教师教育的知识生产、能力建设、信息分享和技术支持。上海将作为全球教师教育的知识生产与创新平台,为教科文组织成员国提供创新项目建议和政策改善参考。目前已初步设计涉及东南亚、中亚、中东、非洲等地约10个研发与培训项目。中心工作人员需要有国际教育经历,有不同语种交流能力。

“申请成功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第一步,后面的路还长着呢!”(本文图片主要为上海师范大学提供,部分来自网络)(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姜泓冰)

责编:封阳阳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