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司法改革新气象:广州法检“两长”首次同堂办案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05-19 15:15

南方南

WechatIMG5

“既要挂帅,又要出征”,穗法检“两长”同堂办案,创全国中院层面重大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先例。罗伟雄摄

审判席上,是审判长的庄严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李晨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审判席下,一边是主诉检察官颔首点头,一边是被告人当庭表示服判。

5月18日9时30分,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一起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的故意杀人案件,引起了羊城媒体和广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

因为,担任该起案件的审判长,是重量级的副市级领导、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主诉检察官欧名宇亦是同样的级别,头顶“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桂冠。

依“南哥”跑线广州14年的经历,市一级法检“两长”同堂办案,不仅在大广州尚属首次,全国也不多见。

WechatIMG6

审判长、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后排中)当庭宣判。罗伟雄摄

公诉人、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欧名宇(右)当庭宣读起诉意见书。罗伟雄摄

“两长”出庭办案将成为“新常态”

原来,近年来,广州法院系统“案多人少”的矛盾十分突出:1999年广州两级法院收案首破10万件,2012年突破20万件,2015年已达到30万件。与此同时,法官的编制却基本没有增加。

2015年12月29日,广东省召开全省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推进会,全力启动司法员额制改革,广州中院被列为试点单位。其目的就是要实现人员分类管理,让优秀审判资源集中到审判一线,建立以法官为中心、以服务审判工作为重心的法院人员配置模式。

不过,按照中央此前确定的“各省法官员额应当控制在中央政法专项编制39%以下”这一要求,广州中院现有的300多名法官中,只有近200名法官能进员额。

法官数量严重不足,咋办?除了确保真正使业务水平高、司法经验丰富、独立办案能力强的人员入选,就是让院长、庭长也充实到审判一线。此后,广州中院又在广州市委、市人大、市政府的支持下,先后招录了合同制法官助理143名、书记员120名,初步缓解了人手紧张的局面。

事实上,在司法员额制改革前,广州中院院长、庭长出庭办案就早已成为“新常态”。仅去年一年,该院前院长刘年夫,前副院长舒杨、廖荣辉及副院长向金华等就主审了多起案件,且大多是涉及职务犯罪、金融纠纷的大案要案和疑难杂症案件。

据介绍,自去年10月员额制改革落地至今,广州中院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共办结各类案件1923件,人均办案41件,其中办案最多的超过130件。

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又进一步公布了《关于加强各级人民法院院庭长办理案件工作的意见(试行)》,明确要求各级法院院长、庭长入额后应当办理案件,重点审理重大、疑难、复杂、新类型和在法律适用方面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件。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法院那边动静不小,检察官的员额制改革也在同步进行。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全面启动检察官员额制改革。其中26个省份已经全面完成,共遴选出员额制检察官71476名。

按照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统一部署,广州全市检察机关开展了首批入额检察官选任工作,共有730名检察官成为首批进入员额的检察官。其中市检院有173名,入额的检察官均有6年以上法律工作经历,大部分为办案经验丰富的一线检察官以及省以上业务竞赛中表现优异的新生骨干力量。

 2016年10月11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首批员额内检察官,由检察长欧名宇带领,面向国旗举起右拳,庄重宣读检察官誓言。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建华监誓。主持仪式的副检察长王健代表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寄语员额内检察官:要牢记今天的誓言,做到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宪法和法律,坚持关注民生,服务群众,做到清正廉洁,自觉接受监督。

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广东是首宗

既然审判资源如此紧张,吃瓜群众免不了要吐槽:广州“两院”院长、检察长难得同堂办案,为啥不去办些“高大上”的,而是这样一个犯罪案由和经过十分清楚的刑事案件?是不是“高射炮打蚊子”或者“金弹打鸟”,刻意浪费公共资源?

“南哥”赶忙打听。呵,这个案子还真不普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刑事案件只要符合下列条件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意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意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并自愿签署具结悔过书等,都可以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此案正好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且在广东全省属于首宗。

结合案情,据检察机关指控,2016年3月22日凌晨,被告人李某在天河区租住的卧室中因是否辞工回家给外公拜寿的琐事,与妻子杨某发生争执,期间李某用手掐住杨某脖子,致其当场窒息死亡。案发后,被告人李某主动报警并在案发现场等待,公安人员到场后将其抓获。

鉴于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并同意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辩护人也提交了被告人父亲与被害人母亲达成的调解协议书、被害人家属出具的刑事谅解书等证据,在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重点针对量刑情节进行了辩论。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定、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李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过休庭合议,合议庭当庭宣判,被告人李某当庭服判,并在庭后向被害人家属深深下跪致歉。    

因为被告人认罪认罚,程序规范得当,节奏简洁明了,整个案件从开庭到宣判只用了一个小时,有效节约了司法资源。旁听席上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连称“好快,好快” 。

庭后,广州中院刑一庭负责人表示:“此案是该院审理的首宗一审重大刑事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案件,也在全国中院层面开启了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的先例,意义重大!”

而在王勇看来,作为院长,“既要挂帅,又要出征”,做好推进司法改革的先锋。只要按照改革的要求,遇到适合的案件,都可大胆尝试,尤其此案是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规范处理,“充分体现了天理、国法、人情的综合考量”。

这一理念,对于法检“两长”,正好“一拍即合”,更是“珠联璧合”。

新闻链接:四个关键词——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议,签署具结书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承认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仅对个别细节提出异议的,或者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仅对罪名提出辩解的,不影响“如实供述”的认定。

“认罚”,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意量刑建议,签署具结书,即对人民检察院建议判处的刑罚种类、幅度及刑罚执行方式没有异议。量刑建议一般应当包括主刑、附加刑,有相对明确的量刑幅度,并明确刑罚执行方式。此外,退赃退赔是否到位、财产刑执行有无保障,也是判断被告人认罚态度的重要考虑。

“从宽”,包括强制措施从宽和量刑从宽。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将认罪认罚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的重要考虑因素,对没有社会危险性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羁押性强制措施。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侦查、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人民法院审理的不同诉讼阶段认罪认罚的,人民检察院提出量刑建议、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刑时,适用的量刑激励幅度按递减原则处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南方南工作室 罗艾桦)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